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2年7月8日 星期日

畢加索少女

從前,有兩對父母。其中一對的兒子沒有女朋友,而另一對的女兒沒有男朋友。於是,這兩對父母就打算向對方介紹自己的子女,希望因了解而結合。

星期五晚,房間,打機。母至。
母:「星期六他們去看畢加索,多了張門票,你去不去?」
栗:「我約了朋友。」
母:「推掉他們。」
栗:「怎可以啊!?」
姑且不論「有異性無人性」的問題,我不認為現在的女性會喜歡失信的男性,除非她犯賤,但我會對犯賤的女性敬而遠之。
母:「我現在不是迫你,你到底去不去!?」
栗:「不是迫我的話,就別再吵鬧啊!」

這種沒有營養的對話,持續了半小時。你在事情不足 18 小時前才通知,而且要我推掉所有約會,反感。這種事必定陸續有來,要來個了斷。
問題的根源,應該是對方對我的誤解。我母親把我最好的一面示人。甚麼學歷啊,職業啊,看似美麗,也只是虛假的表面,虛假表面帶來虛假的幻想。要破壞虛假的幻想,就要給他們真實的絕望。即使我不能用右手打腫別人的臉,但令人失望是我的強項。
結論,還是得見見面。

他們希望因了解而結合,我希望因了解而分開。

畢加索畫展,起勁地發傻,這也是我的強項之一。我強烈聲明,以下問題全部都發自內心,即所謂的真心膠。
栗:「那些畫背後都是木板,他們是畫在甚麼地方?」
女:「畫布。」
栗:「但我美勞課都是用畫紙的。」
女:「畫紙不耐用呀。那些畫布很貴的,是高價玩意。」
栗:「但藝術家不是很窮,死後才出名的嗎?」
女:「所以畢加索很幸運啊。」
(朋友的吐糟:是我的話必定給你賞個巴掌。你的問題這麼低能,人家還有耐性回答你,你真的要考慮一下對方。)
經過這些充滿營養的對話後,有道光射進我的頭頂,我學會了新的知識。

然後,和她和她母午飯,一路聊著沒營養的話題。歸途中,我和她又有短暫的相處時間。不在畫展,破壞形象良機。
栗:「你除了看畢加索,還會不會聽交響樂?」
女:「會啊。」
栗:「嗚哇,真高級。」
女:「我不是這麼文靜的,也會單車游水。」
栗:「真陽光。我和朋友很少會做這些事。」
女:「平時和朋友有甚麼節目?」
栗:「毒男做的事。打機,動漫分享,正經的和不正經的。」
女:「這很正常。」
我不肯定她這句話是否出自真心。如果給她看《ぼくのぴこ》,她的反應一定會很有趣。
栗:「告訴你一個笑話。昨晚我母親在我房間大鬧。『我現在不是迫你,你到底去不去!?』。結果我推了朋友的約會來了。」
女:「你可以不用理會的。」
栗:「太好了,你這麼說我放心了。」
(朋友的吐糟:對方還能接受你的話,你真的要考慮一下對方。)

真心,我覺得她沒問題,應該能找到更合適的對象。我很好奇她為何要淪落到要和我相睇。如果再見面,我一定會直接問她這個真心膠問題。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你真的很應該考慮一下對方的!

方潤 提到...

證明令尊令堂頗有門路,諗得過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