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2年6月19日 星期二

相睇云云

從前,有兩對父母。其中一對的兒子沒有女朋友,而另一對的女兒沒有男朋友。於是,這兩對父母就打算向對方介紹自己的子女。
而我就是那位沒有女朋友的兒子。

母:「我有朋友想帶來個女出來和你相睇。」
栗:「佢咁樣整古個女?」
母:「個女仔又願意喎。」
栗:「佢唔係唔知世途險惡下話?」
母:「人家從外國讀完書回來的。」
栗:「咁佢一定唔知香港到底有幾危險。」

我把以上的對白丟上 FB,結果 like 數破紀錄創新高。那 21 個 like 若不是認同世途險惡,就是認同我本人十分險惡。如果給父母知道,他們一定會很傷心。

剛剛的星期天,父母突然著我去探望公公。出門之前,不斷對我的衣著指手劃腳。我已經覺得奇怪了。然後突然進行相睇了,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我對女性的外表要求不高。只要不太醜,不會倒胃,那就很好了。那位女孩子基本上就是合乎這個要求,有眼耳口鼻,就這樣。不要問我她靚不靚,我沒有這種審美眼光。
我和她之間沒有太多說話,倒是和她父親和老哥談了不少。喂喂你們要戴眼識人啊,世途險惡,香港的男性十分危險。
到最後我還是不知道那個女的是甚麼內涵,就這樣浪費了一個早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