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2年1月18日 星期三

蘋果與我

"Steve Jobs, the pioneer of the computer as a jail made cool, designed to sever fools from their freedom, has died. ... I'm not glad he's dead, but I'm glad he's gone." -- Richard M. Stallman on Steve Jobs

最近私人伺服器 fishball 出現了問題,終於鐵石心腸,以一部 2007 mid Mac mini 取而代之。雖然算是把一切都 settle 好,但過程很不愉快。

為了增加靈活性,我決定用 virtual machine 來做伺服器。本來想用 Ubuntu 做 Host OS。燒了隻 Ubuntu DVD,塞進去,居然讀不了。我甚至試過用網上提供的方法,把 iso 變成 dmg,讓 Mac mini 讀讀看,都沒有用。
另外我想做 dual boot,但 refit 的反應怪怪的,上網聽說自從 OS 上了 Lion,refit 就壞了,之後都沒有更新。靠。

花了好一段時間,終於放棄用 Ubuntu 做 host OS,改為直接用 Mac OS 來做。Mac 的 VirtualBox 問題不大,最後弄了兩個 Ubuntu HTTP server 和一個 Win7 BT server。但我還得搞 remote 控制 Mac OS host 才行。Mac OS Lion 內置 VNC server,但我用 Linux 的 VNC client connect 時,卻出現問題,畫面呆在登入頁不動。網上說,這就是 Mac OS 自己對 VNC 的相容性問題。有些 client 好像會為支援 Mac 而做一點改動。Mac 啊,你的架子真大。雖然從網上聽到一些解決方法,但未有時間試。希望成功吧,我不希望 VM Host OS 會控制不了,會很麻煩的。

我對 Mac 的討厭,不是這一刻才有。

Mac 使用者很喜歡頂頂那條 Menu bar,對他們來說,這就是 Mac 比 Windows 優勝其中一個例証。媽的,我真的想不到這樣把 Menu bar 拆開,到底有甚麼好。他們有很多奇怪的理由啦:放在頂頂會更易按,放在頂頂不會佔地方。我真的不懂該怎麼反駁。就正如有人告訴我 1+1=3,與其跟他上數學課,倒不如帶他去看腦科。我記得當初還有人告訴我,iMac 的程式視窗沒有最大化鍵,是因為螢幕太大。你也知道自己螢幕夠大了吧?那就更不該把 Menu bar 放上頂。

之前亦曾經把家人去旅行的照片灌進去,然後在資料夾打開相片,按鍵去看下一張。靠妖,居然做不到。Windows 和 Linux 有的簡單功能,你居然沒有?

在經典的 Mac 廣告「I am Mac I am PC」,他們用俊男來比喻 Mac,用肥佬來比喻 PC。而我使用 Mac 的時候,卻覺得自己像個癡肥,寸步難行。

直到現時為止,我對 Mac 用家歌頌 OS X 的所為,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