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2年1月11日 星期三

閒言 20120111101540

栗:「泛民初選,我想不到你會成為義工。為甚麼你會成為義工呢?」

友:「是某教育界選委邀請的。」

栗:「義工有沒有車馬費?」

友:「只有一包檸檬茶,我想是贊助。」

栗:「你是用大會提供的 iPad,還是自己帶的個人電腦?」

友:「是我自帶的 Netbook。」

栗:「軟件同時有 PC 版和 iPad 版?還是一個網頁?」

友:「是軟件來的。有 PC 版和 iPad 版。」

栗:「他們有沒有格式化你的電腦?有沒有做甚麼檢查?」

友:「沒有格式化。我把電腦交給他們,他們就為我安裝投票程式。感覺挺兒戲的,但那些安裝軟件的人,似是技術人員,不像是笨蛋。」

栗:「事後他們有沒有刪除那些投票程式?」

友:「有。是由他們親自為我刪除的。」

===這是閉月羞花的分界線===

栗:「在私隱保安的問題上,莫乃光說找了專家,那到底是甚麼專家呢?他們可以是資訊保安公司,也可以是中學生。你知道的,有些人真的會把中學生當專家。而我最好奇的是,為何他們不告訴大家,那些專家是甚麼身份呢?要是告訴我們那是甚麼公司,大家會放心一點。」

友:「說不定是大學教授吧。」

栗:「大學教授也好,至少告訴我們是甚麼大學嘛。例如中文大學社會研究甚麼的,大家會安心一點。」

友:「但如果真的是保安公司,尤其是銀行的保安公司,IBM 級數的,我想他們付不起錢來。除非是贊助。」

栗:「IBM 會贊助搞這些海外的政治活動嗎?若果真的是這樣,那泛民要不要為 IBM 賣廣告?《IBM 特約:泛民初選》?我想中共會說外國勢力介入了。」

===這也是閉月羞花的分界線===

友:「泛民起初說估計只有一萬人會投票,我想是低估了。參與選委會投票的民主派支持者,至少有五萬,減一半也有二萬五。如果公民黨有參與,投票數會更多。」

栗:「同意。」

友:「而我對鍾庭耀的民調,最有興趣。他當年為了民調,連董建華也都開罪,甚至把港大校長拉下台。他會比較有公信力。」

栗:「可惜沒有太多人會記得他是誰。我撫心自問,「鍾庭耀」對我來說,只不過是稍為聽過的人名而已,連他屬於哪個陣營也不知道。即使當年怎麼驚天動地,現在大多數人都已經忘記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