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2年1月5日 星期四

無題 2010 解

20100218194000

我不太記得為甚麼我會突然寫這個。到底是看了類似的新聞,還是腦內長菇長出這樣奇怪的東西,激發我寫這東東的原因,不知道。
而當年我到底想表達甚麼,也都不太清楚了。不如就說說現在我看回這文章的感受吧。

故事出現了很工整的平衡,都是 A 向 B 有事求不得,就開打。但兩個故事放置的先後次序,會有不同的預期效果。
如果文章以母親打兒子開始,預期效果是:母親打兒子很常見→兒子打母親很奇怪→反思。 如果文章以兒子打母親開始,預期效果是:兒子打母親很奇怪→母親打兒子很常見→重新審視兒子打母親的故事→反思。
而那種「重新審視」應該是我當時想製造的效果。當然,說不定讀者的想法,會超出我預期之外:例如純綷覺得我很無聊而一笑置之。

無聊一想。如果每次兒子考不到第一,母親就打,那一個課室三十人,豈不是會發生二十九次虐兒事件?反之,如果遊戲機只有一件,那應該會發生二十九次虐母事件吧。這些都是後話了。

20100219103012

寫作動機十分明顯。但為何這東東會成為無題系列?我卻有點不解。 談到政制,中國人往往都犯了同一個通病,就是只看到掌權人的錯,卻看不到制度的錯。

但身在狼的國度的羊,除了向南逃跑以外,是不是沒有其他方法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