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1年7月25日 星期一

關於高登與蕭若元

  蕭若元的節目,我聽了差不多一年。香港高登,雖不會寫不會追看,但當有「佳文」廣傳時都會稍稍看看。香港人網討論區,一年或許會上一兩次。
  不是說理,只是有感而發。

  因七一,司徒華回憶錄等等因素,現在正值民主黨氣數將盡,其他勢力抬頭之時機。卻在這個時候高登和蕭某交惡,實在太不合時。

  對高登人來說,現在高登的狀態已經是最好的狀態。他們不會求變,更不希望改變。只要有甚麼改變的動靜,他們都會變得十分緊張,過往也有不少例子。
  雖然蕭某在節目中約法三章,保證不監管高登,不過難免會令人不安。香港九七過渡,也有不安。即使有基本法,但香港自由被打壓還是事實。所謂約法甚麼對高登來說根本就信不過。蕭某的誠諾能否兌現,未知。細節有沒有魔鬼,未知。當蕭某真的做了甚麼干預了高登,高登會員能做的也很有限。畢竟論學識論財力,要和蕭某相比實在有點距離。
  「五年不變」是個相當奇怪的誠諾。雖然五年可以發生很多事,但感覺上還是太短。

  蕭某有一點我是非常贊同。高登會員要是想保衛言論自由,就必須親自去保護。要對付蕭某,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自行買下高登,或另立討論區。寄人籬下就是有其代價,尤其是免費的狀況。

  我實在不理解蕭某收購高登,可以帶來甚麼利益。蕭某說想吸納高登的技術部,但高登技術部本來就不太有聲譽。反而高登會員自行為高登製作的東東,卻比高登管理組更厲害。例如 Mirror,iPhone 軟件,都是出自會員之手。但這些會員都沒有責任被高登擁有者使喚。即使蕭某買了高登,也不能使喚這些人。而他們的流動性也超強,大可以因不滿收購而離開高登。

  非常憂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