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6月30日 星期三

上海超越論

  昨天翻看六月二十日的城市論壇,出現了一個好像叫「政譠新秀」的組織。該組織其中一位成員,提出了一個論點,這個論點原文我不太清楚,隱約是「如果香港有民主,上海就會超越香港」。

  對此,我有兩個見解。
  一:上海超越香港,我不認為是壞事。
  二:中國境內對人民財產沒有甚麼保障,即使在上海,政府要拆屋就拆屋。反觀香港,在法理的保護下,人民還有點手段去保護自己的財產。只要中國一天沒有完善的財產保障機制,香港還是極佳的資金避難所。

  老實說,我覺得所有提出上海超越論的傢伙,是白痴。

2010年6月28日 星期一

Android issue 9362

  剛剛上報的臭蟲。
  http://code.google.com/p/android/issues/detail?id=9362

  簡單說一下問題。
  在 Android 放 widget 到首面的動作中,有某類 widget 會有 config 的選項。當這些選項出現時,按 Home 鍵,理論上是會取消新增 widget 。雖然畫面不會新增 widget ,但系統底層會新增了一個 zombie 的 widget 項目。每當系統對所有 widget 進行一些全域的動作,例如開機時的 widget init ,都會暗地裡發動這些 zombie widget ,消耗 CPU 和記憶體。
  這些 zombie widget , user 無法手動清除。
  即使重新開機,這些 zombie widget 依然存在。
  這個臭蟲涉及所有包含 config 的 widget 。

電玩云云


  MGS Rising,會先去朋友那兒試玩,再決定是否手入。雖然很想試試削人棍,但有點害怕遊戲會太難,也不太喜歡 MGS 系列的閃閃匿匿。
  這個遊戲其中一個精神是不殺生(雖然片段中殺了很多人)。但如果給你選擇,要死還是變成人棍,我想答案還是相當明顯。


  至從SEGA退出主機行列,又或者說,在Sonic Adventure 2以後,Sonic team的作品都每況愈下。這次Sonic 4,老實說,可算是食原Sonic老招牌的老本。這個到底會成為像Sonic 3+k的作品,還是只是成為一件商業產品,甚至淪為騙錢的圈套,老實說我是很不樂觀。
  從片段看出,即使在新的主機上,速度卻大不如Sonic3+k年代。安已不。
  例行說說,Sonic Adventure 1會在PS3/XBox360出場。


  PSP版本簡直是右手拇指的訓練遊戲,現在要移植到PS3,對我來說不敢樂觀。唉唉你能把遊戲變得人道一點嗎?另外希望能調整一下前方的判定問題。


  以上是同一系列 PSP 版第二作。即使是有點左手鍵也好,但最後你還是右手拇指虐殺遊戲的吧?亦希望能處理一下前作的判定問題。


  好,我承認,我對單細胞生物沒有甚麼防御力。
  剛剛發現,原來自己之前在不知不覺間玩完了Kirby系的前三作:Amazing Mirror/Canvas Curse/Squeak Squad。會不會有點過份...


  你就不能Q版一點矮一點嗎去你他媽的先人板板。


  基本上都不用介紹太多了。雖然這個廣告肯定能引起不少誤會的說。

  就這樣。老實說,對於這麼多遊戲蜂擁而出,我自己也感到有點手足無措。

2010年6月27日 星期日

如何賭波

  先說明,我極不贊成賭波。如果有人因為這篇文而行差踏錯的話,那是你 EQ 低,不要怪我。

  賭波最好的方法,就是買你喜歡的球隊的對家。在某些情況下,可能要連和波也都放入考慮之列。
  這樣到最後,無論自己喜歡的球隊勝或負,根據半杯水理論,你也可以給自己快樂的理由。輸了錢,勝了波,當豪俾佢。輸了波,勝了錢,當是給自己心靈的賠償。
  這做法叫對沖。

  再重申,我極不贊成賭波。
  事實上,我不看足球,更沒有自己喜歡的隊伍。雖然我曾經頗喜歡德國某守門員,但我已經不知道他有沒有繼續比賽了。

2010年6月25日 星期五

從公投到政改

  以下的文章的內容,很多都基於社民連三子在香港人網中,對事件的描述。因此內容會較親社民連。

  首先,公投。
  根據社民連的口述,起初當社民連提出五區總辭時,民主黨是贊成的,司徒華甚至提出了五人名單。這時的公民黨對公投運動,立場還是相當保守。
  但後來,司徒華突然轉駄,把當初自己「贊成公投」的言論,說成是「希望能帶出討論,其實不是在支持」。差不多時間,以民主黨為首的普選聯成立。
  這時,社民連不斷質問普選聯,為甚麼不參與公投,他們甚至請普選聯的代表到香港人網對質。普選聯的解釋是,參與公投,會斷絕他們和中共之間,線人的橋樑。
  黃毓民曾反問民主黨,難道要「先否決後公投」。司徒華贊成「先否決後公投」這個做法。黃毓民後來說這只是對民主黨的質問,不是一個建議。然後司徒華批評黃毓民。
  到最後,公投以低投票率慘淡收場。

  對我而言,當初公投的目的,就只有一個,就是以人頭的數量向中共施壓。
  至於分化民主派,其實是副作用。又或者說,本來公投派亦不希望導致這個結果。

  後來,政改。
  不知是普選聯,還是民主黨,提出了三個原則,缺一不可。
  後來,民主黨放棄了其中兩個原則,提出區議會方案。普選聯亦轉向分裂,不再綑綁投票。
  最後,政改以民主黨關鍵七票通過。其他黨派,包括普選聯,公投派,都投了反對票。

  有幾點我感到很不安。

  首先是時間問題。政府到星期一才正式宣佈新方案,社會根本沒有時間消化。情況就幾乎等如民主黨聯同建制派,要香港人突然接受一個未經廣泛討論的方案。而這個方案本身是關係重大。

  細節問題。提名門檻至今尚未清楚。提名權和被選權,一向都是公民黨和社民連極力關注的問題。而民主黨對此幾乎隻字不提。

  更嚴重的是時序問題。區議會新五席的投票權,歸給香港市民。但這一點沒有在 623 中決定,而是要後期靠本地立法通過。即是說,功能組別和中共依然有能力否決任何決定。在這一點上,我根本不能期待中共會這麼輕易放開五席的投票權。

  我對社民連的評價,是「屠狗輩」,「江湖味」,「行動派」。
  對民主黨,我把他們由「笨蛋」,改變為「騙子」。
  而司徒華,我把他由「老笨蛋」,改變為「老奸巨猾」。

  我終於看清,民主黨所信奉的「民主」,其實是「家長式民主」,而不是「多元民主」。把司徒華舉得高高,再讓他以家長的身份指揮。這實在使我感到十分不爽。
  和民主黨的家長政治比較,社民連算是明星政治。但如果要我選擇,我寧可選明星政治。明星做錯事,做小的可以一走了之。家長做錯事,做小的離開就被當成背叛。

  我從來都不相信所謂的「團結」,又或者說,我不認同「為團結而同一」,而該是「為同一而團結」。就政黨立場論,現時最不團結的,是民主黨,而不是社民連。

  現在的八十後,除了包圍民主黨,包圍立法會以外,基本上都不太清楚自己能夠做甚麼,怎樣做。力量雖大,但沒有方向。
  社民連建成黨校,是很嚴重的一著。但這個黨校到底是向學員灌輸知識,還是進行集體催眠,我未敢預測。

  長毛實在不該以司徒華的病開玩笑。即使是馬力,道理也一樣。
  這幾個月間,黃毓民在香港人網節目中,都不會罵司徒華。即使有 phone-in 罵司徒華,他都會儘快敷衍之然後草草收線。而對長毛的言行,不論是道德問題,還是對社民連會因這句而被進一步孤立的問題,他都沒有指責長毛。
  當然,就以社民連一向的定性,根本不屑於向司徒華卑躬屈膝唯命是從。如果有人要離開社民連,就當是去除瘀血。

  一個義人也沒有。有時我在想,不如逃去威尼斯好了。

2010年6月20日 星期日

2010年6月19日 星期六

鏡中的機械人

  講講如何製作 Android source mirror 。寫這篇文的最大用途,是等我過了十年八載以後也能找回來。至於其他讀者的理解能力,我沒打算理會。

  我家的寬頻雖然好快,好很快,但對 Android repo server 不但不夠快,而且如果用 git protocol ,很容易斷線。以下的方法也有應付這個問題。

  設備:一台 Linux server 做 mirror ,一台 Linux client 。不要妄想用 Windows 來做,因為 Android src file 會撞大小寫。另外,mirror server 要 authorize client 的 pub key ,否則之後當 client 從 mirror server 取 src 時,系統會問你兩次 password 。

  設定 mirror server :

- 下載 repo
-- curl http://android.git.kernel.org/repo > ~/bin/repo
-- chmod a+x ~/bin/repo
- 改動 ~/bin/repo ,使它利用 http 自我更新。
-- REPO_URL='http://android.git.kernel.org/tools/repo.git'
- 做 repo init
-- cd MIRROR_PATH
-- repo init -u http://android.git.kernel.org/platform/manifest.git --mirror
- 改動 .repo/manifest.xml ,把 protocol 改至 http
-- fetch="http://android.git.kernel.org/"
- 做 repo sync
-- repo sync
- 從 client 下載 manifest.xml 修改
-- git clone USERNAME@SERVER:MIRROR_PATH/platform/manifest.git
-- cd manifest
-- git checkout -b local
-- 改 manifest.xml: fetch="USERNAME@SERVER:MIRROR_PATH/"
-- git commit -a -m "Using local mirror"
-- git push origin local

  從 client 下載 source

- 下載 repo
-- curl http://android.git.kernel.org/repo > ~/bin/repo
-- chmod a+x ~/bin/repo
- 改動 ~/bin/repo ,使它利用 http 自我更新。
-- REPO_URL='http://android.git.kernel.org/tools/repo.git'
- 下載 src
-- cd SRC_PATH
-- repo init -u USERNAME@SERVER:MIRROR_PATH/platform/manifest.git -b local
-- repo sync

  就這樣。

2010年6月18日 星期五

余曾大辯之後

  曾蔭權今次搞一場這樣的辯論,即使他的表現極度差勁,但我極度正面評價他這個做法。他在中共腳下,開創了首長和在野勢力辯論的先河,樹立榜樣,是不爭的事實。

  至於余若薇,今次的表現我很滿意。

  其實在今次大辯中,我留意到有些元素,是有刻意避開的。其中包括:
  一:對中共的信任問題。這其實是最大的死結。特首講2017/2020有普選,講到氣咳,但沒有說服力,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共的信任問題。不過余若薇似乎沒有在辯論中用有使用這個元素,可能存在著一些考量。
  二:一些相當深入的問題。例如民主有投票權也有被選舉權之類的問題。我想是由於這個問題太深入,香港人大多都無這個慨念,所以就無謂花太多時間鑽研這個陣地。

  蕭若元在人網節目中,提出了余若薇其實有很多機會可以完全封殺曾蔭權。但蕭若元提出的反擊手法,都涉及到相當深入的問題。雖然就理而言可以一擊即倒,但對市民來說未必可以完全吸收。
  另外,蕭若元在數天前的人網,說過有一條難題可以完全難倒公民黨。這難題簡單而言就是「中共若不退讓,每五年翻叮,問你點算」。但這個問題不宜出自特首的嘴巴,因為政府不能假設中共無誠意推動香港民主,所以只能由觀眾提出來才可以。

  最後我再重申。曾蔭權今次搞一場這樣的辯論,即使他的表現極度差勁,但我極度正面評價他這個做法。

2010年6月16日 星期三

ARIA 集咭進度

  很納悶為甚麼アイ沒有便服版。

  上次說過,在 ARIA TCG 抽咭部份的 51 張中,只欠 6 張就完成全套。剛剛的星期六,去了旺角現時點,買了其中 5 張。至於最後一張 CB/005 ,我拜託了代購公司,以 3000 羊為上限在日本 Yahoo 競投,結果以 1300 羊成交。現在就是等貨到。
  姑且說說這張 CB/005 。LV2(最高4),珍度RR(白咭中最高)。能力是「【自】〔手札〕 あなたのリングの作品名に“A”を含むカードがアタックされた時、このカードを自分の控え室に置いてよい。1枚以上置いたら、そのアタックをパートナーブロックする。」老實說,我唔知日文講乜,但似乎有效範包括所有作品名包含「A」字的咭片。網上對它的評價不低。
  有朋友說我花了百多元去買白咭,以前萬變咭一張閃咭數十元都無咁貴。沒辦法,欠一張就是欠一張,全套就是全套。

  不過,做人始終要把目標放長遠點。
  ARIA 系除了可以抽到的 51 張以外,還有 15 張抽不到的咭。這些咭包括:
  Txx 及 1xx 系列 10 張:買 starter 就會有全套。之前不小心拜託代購公司一次過買六盒,但其實根本沒有必要,幸好賣方突然拋錨所以就省回了,但亦因為這樣而放過了在香港裡手入starter的機會。後來6月9日再拜託了代購公司單買一盒回來,但現時未有音訊。不過 Amazon 現時還有貨,所以沒有甚麼好擔心的。
  Pxx 系列 5 張:只能用特別方法手入。例如買咭套,買漫畫雜誌,甚至參加活動。現在欠下的三張,都拜託了代購公司。兩張咭套限定咭已經用了不尋常的高價手入了。兩張活動限定咭會在今晚決定是否手入成功。而最後一張雜誌限定咭,就拜託了代購公司。由於半缺貨,所以又是不尋常的高價。

  集咭進度表,有咭沒錢,或者想以咭換咭的朋友可以看看。

  也說說買咭集的心得。今次買咭集,是以儲齊一套為目標,以下內容也以此為主。至於以戰鬥力為目標買咭集的,不在此深究。
  這個卡集包括了三套作品,可抽部份 100 種,我想要的是其中 51 種。如果以全套為目標的話,可以先買一盒 20 包,這樣就大慨會欠 10 張 R/RR 咭,這些欠咭可以透過去店子買單咭解決,這樣做的話成本應該會比較低。但如果目標是所有 100 張的話,買兩盒可能會比較划算。
  另外,消息要靈通,行動要迅速,蘇州過後無艇搭。不,是威尼斯過後無貢多拉搭才對。

  最後說說我最近不小心手入的東東。


  本來就已經想放棄。但有一天路過信和時看見,無辦法。

活化掃描器


  數天前,突然想把家裡那陳年掃描器拿出來用。雖然可以拍照,但那始終很易受室內光和手震影響。而且掃描器可以掃出那些網點出來,我很喜歡那些網點,雖然事後還是用縮小來消除網點。
  不過,官方已經不再推出 Win7 Driver 。幸好 Linux 還可以用。

  我的掃描器是 Acer 640U ,活化方法如下。
  1. 在 Google 找 mirascanv403u10_bqa.zip 並下載之。
  2. 把 zip 檔內的 BIN/u96v121.bin 抄到 /usr/share/sane/snapscan/ ,如果 folder 不存在的話,就自己弄一個。需要 root 權限。
  3. 把 /etc/sane.d/snapscan.conf 中 fireware 一行改成 firmware /usr/share/sane/snapscan/u96v121.bin 。需要 root 權限。
  4. 使用 Ubuntu 自帶的掃描程式,名字叫「簡易掃描」。不需要 root 權限。

  就這樣。

2010年6月14日 星期一

FB怪廣告兩則



取消和記 3 姿訊

  如果使用和記3電話台的話,有時會收到和記3的SMS廣告。即使政府有條例禁SMS廣告,但如果那個廣告提供了不接收的方法,你還是不能控告他。唯有乖乖地自己去登記取消。

  方法如下:
  1. 打電話去 21864818
  2. 說想取消 3 姿訊
  3. 提供手機號碼
  4. 服務員會告訴你,要取消這個服務,還有其他方法,包括網上服務,或郵寄甚麼的。但這時你只要叫這個服務員取消就好。我去過 3 網站,可能是我盲的關係,完全找不到取消的選項。
  5. 提供全名,身份証號碼。
  6. 等 10 個工作天。
  7. 之後還有 3 資訊 SMS 廣告的話,就控告李嘉誠。

  就這樣。

2010年6月10日 星期四

水星研 20100610

  好累,唔寫出來又驚自己唔記得...

  說說一些我「水星研」中會用到的術語。這些術語一般都不會在其他地方看到,是我自己方便自己用的術語。
  AQ: 漫畫《AQUA》,中文名《水星領航員首部曲》。
  AR: 漫畫《ARIA》,中文名《水星領航員》。
  ATA: 動畫《ARIA The Animation》,系列第一輯。
  ATN: 動畫《ARIA The Natural》,系列第二輯。
  ATOA: 動畫《ARIA The OVA ~ARIETTA~》, OVA 版。
  ATO: 動畫《ARIA The Origination》,系列第三輯。

  AQUA 星球的過去。
  ATA 中提及過 AQUA 星球的開發時代,分別是 ATA04 ATA12 ATA13 。
  但 AQ 和 AR 好像完全沒有提及到。
  ATA12 中,出現了另一版本的藍華,愛麗斯,晃,雅典娜,郵差,阿魯。但艾莉西亞和伍迪就似乎沒有出現。因為當初我看 ATA 時對 ARIA 系列認識不深,所以沒有留意到這些細節。

  ATA08 結尾,小女孩家的門的把手是在門的正中間。看過一些導演佐藤順一遊威尼斯的片段,原來威尼斯真的有這種門子。

  ATA13,小愛除頭帶時的 BGM... 我好像未聽過...好像是去鋼琴版的《天気雨》...

  動畫版,社長的身世是謎之貓,把天地秋乃變成頭目。在漫畫版...社長好像是艾莉西亞買回來的...
  漫畫版也沒有把天地秋乃的身世交代清楚。

  就這樣。

2010年6月9日 星期三

狙擊 619 的反思及忠告

  當初我在網上看到一張宣傳單張。建制派搞活動, 30 元海鮮餐,維園撐政改。我第一個反應是:踩場。
  這個反應起初只是開玩笑的性質。情況就如特首落區,就說要帶蕉出街,到最後卻甚麼也沒有做。
  後來,很快,社民連黃毓民就在人網電台提議政改反對者踩場。當這個「玩笑」被大規模地付諸實行,我就不禁反思這個行動的正確性。

  結論是:這個狙擊行動是正確的。

  關於這個行動,我最關注的是這是不是打壓支持者言論自由。在此我們要先理解,甚麼是「打壓言論自由」。
  例如,我是說例如,即以下例子是虛構的。某某不滿我在 YouTube/Blog 上的指責,進行反擊。用 YouTube , Blog ,甚至電台,報紙,電視機,舖天蓋地。大肆罵我是宅,蘿莉控,校服控,水星控,易服廦,變態。雖然這種行為很缺德和不合理,但畢竟只是「以言論對付言論」,沒有阻止我發言,不算是打壓言論自由。我有權批評別人,別人也有權批評我,也有權批評的我的言論,然後我又有權批評別人對我的批評的批評。就是這麼一回事。
  但是,如果他們刪掉我的評論,就是打壓。另外,禁上網,收監,也都是打壓。
  要注意的是,色情/恐嚇/犯罪等,當另作別論。

  說回正題。
  現在反對者要搞亂支持者的活動,會導致支持者的聲音不能表達出來。我曾一度擔心,這會構成打壓言論自由。
  但後來我在仔細思量。發現今次支持者的言論,不該列入「言論自由」的保護範圍之內。
  其重要原因,是因為活動涉及過量的利益。
  只要參加,就可以得到 $200 ,或者以 $30 吃海鮮。這些著數,都足夠讓一位原本是完全中立的人,因小小的貪念,而加入他們的陣營。他們真心追求的,是 $200 ,是海鮮,而不是政改通過。恐怕如果反對陣營推出相同的條件,也會有不少這類人會加入。但這些利用別人的貪念而製造的假民意,是我們不願看見,而且應該杜絕。
  政改反對者踩場,並不是要打壓支持者的發言空間,而是對付這種以過量利益製造出來的假民意。
  食窮民建聯,票投真民主。

  例行說說,為甚麼我說的是「過量」的利益。
  一個人發聲,本來就有其成本。說話需要牙力,打 Blog 需要指力,拍片需要電力,上街需要腳力,靜坐需要定力,絕食需要耐力。有很多人會因為成本問題,而放棄了自己發聲的機會。但如果有團體能減低這些發聲成本,例如提供接送車輛,沿途供應食水,就可以讓更多人發聲,這是好事。(我不打算深究,這些減低成本的手段,對缺乏資源的弱勢團體構成的不公平。)
  但是,減低成本也始終要有一個限度。當活動所產生的利益,足以讓中立者也可以靠邊,這就是不妥當。
  而我說的「限度」,本身沒有明確的分界線,亦不作深究。但 $200 和海鮮,肯定已經大大地超越了。

  雖然我認為狙擊是正確的,但我想我不會參與的了。我寧可花時間補看《鋼鍊》。
  忠告各位狙擊者,不要和支持的老人家發生衝突。另外,也要小心會不會有老人家突然詐暈,然後老屈。我個人建議舉起「多謝民建聯,我愛金錢和海鮮」或 $30 海鮮 poster 等曲線標語和大隊一同遊行。
  最後,祝各位老人家,生活富足。不會淪落至因區區的 $200 和海鮮餐,而埋沒自己的理性和良知,殃及子孫。

大大地敗家


  是的。我曾經說過,因為 start 沒貨而不去買。但到最後我還是敗下來了。

  截至寫文時的欠卡如下:
  CB/P01 CB/P02 CB/P04
  CB/002 CB/005 CB/010 CB/011 CB/017 CB/018
  CB/101 CB/102
  CB/T01 CB/T02 CB/T03 CB/T04 CB/T05 CB/T06 CB/T07 CB/T08
  最新的集咭進度,以這個表為準。
  如有人有意割愛,請電郵到 luzi82@gmail.com 。價可議。

  一盒中,有一張 RRR 的 CB/003 。但日本那邊有人抽四盒,得 10 RRR , 1 SP 。郁悶。
  多餘的 ARIA RR :CB/013 CB/014 CB/015
  所有的 ARIA U/C 咭都有重覆,例外: CB/020 CB/026
  多餘的《亡き少女の為のパヴァーヌ》:CB/090 CB/091 CB/093 CB/094 CB/095 CB/096 CB/097 CB/098 CB/099 CB/100
  我覺得沒有太多人對《エレメンタルジェレイド》有興趣。但例行說說, RR/R 部份我有 CB/052 CB/054 CB/055 CB/056 CB/057 CB/058 ,其他 U/C 卡有點不完整。我可能會某一刻突然把手上所有《エレメンタルジェレイド》系列送給某某,想要的話請趁早揚聲。
  歡迎以卡換卡,甚至要我出多張卡來換你一張卡亦可。但多餘的卡都沒有怎麼保養,只是徒手放回盒子,沒有包膠套,便算。請見諒。

  ARIA 系的卡,差不多十張裡有九張都是水。我不知道會不會有勊水的卡陣...

  不過,最震憾的應該是這個...

  了卻我 ARIA 收藏中最大的遺憾。

2010年6月7日 星期一

隨口 20100607220347

  一堆沒組織的話。

  中國有句話,「求大同存小異」。中共的重點是「求同」,民主的重點則是「存異」。這個情況和「一國兩制」的問題差不多。
  因此,當初香港有一個「民主黨」獨大,對我來說是匪夷所思的。直到近來,香港的泛民派終於出現分歧,我才覺得正常。
  但請注意,有分歧不是錯誤。

  總是有朋友以為我,我快要加入社民連了。
  不,絕不,絕對沒有這回事。
  我只不過近來聽網台聽得多,而那個網台又親近社民連,所以我還可以知道一點這個政黨的狀況。例如,近來社民連的確是有心捧馬草泥,這個事實只要聽一聽網台,就很易知道。
  但,知得多,並不代表是參與其中。你知道曼聯有甚麼比賽,想捧紅甚麼人,是不是代表你是曼聯的一份子?

  之前說過要儲 ARIA TCG 。放棄了。之前不小心超高價訂的六包 starter ,到最後卻沒貨。錢是全數退了。不過也因為如此,我要儲齊全套變成了沒有可能的事。
  算了。
  看看 ARIA 畫集,打打 ARIA 電動,治癒心靈創傷。
  看著 CD 架上的一大堆 ARIA CD... 原來有 13 片了。
  其中,《夏待ち》,我相信我已經聽了二百次以上。
  如果這個世界「釘宮病」的話,那我就應該是「ARIA病」。每朝早上,都聽著 ARIA 上巴士睡覺。回到家裡,又會例行地看看那 ARIA figure 和海報。工作的時候,有時也要聽一下 ARIA 來頂一下癮。
  有時我真的會為它的完結而感到悲傷。但是,這部作品的確是需要一個完結。
  有時懷疑自己是個瘋子。
  啊,好想它出 BD 。
  數天前,我幾乎想利用 Yahoo JP 把 ARIA cosplay 裝買下來。但仔細看裡面的相片,唉,質素很差勁,算了。

  上大學前,矢志要在畢業前太鼓 pass kita ... 這個的確和大學沒關係。兩年後的今日,快畢業了,但對 kita ... 我已經有 fail 的準備了。

  不小心看到 ARIA 樂譜,產生了學鋼琴的衝動。又來了。

  最近 RC 轉了系統,看來已沒需要再搞甚麼自動 mouse macro 甚麼的了。如果你很喜歡多勞多得的話,可以放一大堆遊戲機在店內。

  想過像 RC 那樣,弄一個開領航員店遊戲。但我完全不知道可以怎樣設計這遊戲。放棄。
  唉,又來了。

2010年6月6日 星期日

評擊陳易希政改起錨




歡迎各位收看栗子現場直播
現在是xxxx,我是栗子捌貳

雖然我之前講過,不會再在 YouTube 講政治。
但近排發生左一件事,實在令我忍唔到口。

最近,科大的陳易希在香港的政改廣告出現。
講左以下的一番說話:
「任何發明和設計,開始的時候,都未必十全十美。但如果不起步,又怎會有機會成功。」
就表面語意來說,我同意這一句說話。
但如果以此作為借口,硬把缺陷品推銷到市面。
這是極不負責任的說話。

無論是作為科學家,發明家,還是開發者。
如果自己搞出來的東東,明知有嚴重的缺陷,就應該好好修好它。
而唔係強行推上市面,甚至欺騙使用者,消費者。用一種「這是初版,有缺陷的必然」的藉口去叫對方硬哽左佢。
這個不但是對使用者的一種欺騙,甚至是對科學家,發明家,開發者的一種侮辱。

相信很多人都記得,剛剛豐田汽車 TOYOTA 的問題。
那公司就是因為好大喜功,莫視了產品的質素,甚至明知自己產品有問題,都由得它繼續銷售。
到最後因為這樣,蝕了幾多錢,死了幾多人?
無論是科學家,發明家,開發者,都應該引以為戒。

我自己作為一位程式開發者,programmer。
開發所遇到的問題,我自己亦都好明白。
的確,要一步登天,搞出一件完美無瑕的產品,推出市面,是極度困難的事。
我自己亦都會因為唔小心,而搞左好多一頭佛出來。
但即使是這樣,我們還是會進行一大堆測試,盡力確保產品沒有問題。
我公司為了確保產品質素,會先製作一千件樣品,進行嚴格的測試,才會再進行大量生產拎出街。
我自己為個人興趣,在手機上寫一隻免費的 Wall Paper 程式,都要在自己手機上跑一周,確認沒有問題,才丟上網讓別人下載使用。
而不是由得一件明知有缺陷的產品,直接推出市場,由得使用者變成白老鼠。
即使真的不幸,出了貨後,才發現有問題,我們都會盡力去修補佢。
佢有 30 條 bug ,即使不能立即殺晒,都至少殺夠一半才再敢拎 update 出街,剩下的一半再爭取時間努力去殺。
但現在的問題係, 30 條 bug ,你由得佢唔理,再放多 5 條 bug 入去。
這是科學家,發明家,開發者應有的態度嗎?

老實說,記得當年陳易希,能夠得到科大破格取錄。
我當年是非常高興。
我高興,不是因為我是科大校友,不是因為科大多了一位明星學生。
而是因為我當年以為他是一位真心做科學,做發明,做開發的年青人。
他能夠突破會考制度的束縛,得到大學教育的機會,對他來說是好事。
而我亦希望他能夠喚起香港裡,有創意的年青人的希望,使他們更有動力去發揮他們的專長。
但很可惜。我不知道他在大學生涯,到底學了些甚麼。
作為一位大學生,不但要有知識,還要有正確的價值觀。
但大家睇下佢。居然連「即使明知是次貨,叫大家當自己係白老鼠啃左佢」的說話,都能說出來。
老實說。我自己,作為一位程式開發員,作為一位科大的畢業生。
對於科大出了這樣的一位,所謂的科學家,發明家,開發者,我感到非常悲痛,非常羞恥。

今次的栗子現場直播,就到這裡結束,多謝各位。

2010年6月4日 星期五

六三晚飯

  栗:「明晚不回家吃飯。」
  父:「幹甚麼?」
  栗:「坐公園。」
  父:「維園?六四那個?」
  栗:「對。」
  母:「呢 D 地方,無乜益個喎。」
  無益?
  哥回家。
  哥:「栗。明天去六四否?」
  栗:「去。」
  哥:「我也去。」
  栗:「點解你會去架?」
  哥:「點解你去得,我唔去得?」
  家裡有三個人囧左。

2010年6月2日 星期三

三種情況

  對建制最有利的狀況:
  立法局否決政改。

  對溫和民主派最有利 + 對建制最不利 + 對激進民主派最不利的狀況:
  立法局通過政改,2017/2020有普選。

  對激進民主派最有利 + 對溫和民主派最不利的狀況:
  立法局通過政改,2017/2020沒有普選。

好茅


  我真的需要數分鐘,才想到球證是曾鈺成。

過街老鼠


  所謂過街老鼠,即是行到邊度都會有人招呼佢。唐英年去女校,曾蔭權落區,曾俊華去中學,全都無一倖免。

  喂,禮義廉,你們不是很會「製造民意」的嗎?快點動員民間團體去保駕護航啊。

2010年6月1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