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5月31日 星期一

抽卡卡,抽包包


  今天因為按錯密碼導致銀行戶口被封,於是只能去現時點買十包。如果不是戶口問題,我早已把全商場的所有包包買下來了。(但其實只有二十包左右)
  例行說說,信和三樓也有賣。
  ARIA出現率奇高,孔雀舞曲出現率奇低。

  十包,80張。51張 ARIA 系列,抽中了35張。

  如無意外,我會再抽多十包。之後就每去旺角一次就抽一包,直至遇到以下其中一個狀況:
- 51 張集齊
- 抽中沒有初見 ARIA 咭的包包
- 信和及現時點都沒有貨

  就這樣。老實說,花了二百六十大元,才抽到兩張 RR ,我就知道 TCG 這燒錢玩意根本就不適合我。

2010年5月28日 星期五

告解

  做了一件好誇張的事。就某義意而言,也可以算是好笨柒的事。

  數天前因為某個奇怪的原因,我發現 ARIA 原來有出遊戲咭。但因為 Amazon 不會把這些東東寄到香港,所以我就拜託信和某代買專門店幫我搞定。
  貨品如下:
- ブシロード スリーブコレクション Vol.36 ARIA 『アリス・キャロル』
- ブシロード スリーブコレクション Vol.40 ARIA 『藍華・S・グランチェスタ』
- ヴィクトリースパークTCG トライアルデッキ コミックブレイド BOX

  花了差不多一千元落訂,回到家裡再研究一下,發現...似乎出了事。

  ブシロード スリーブコレクション Vol.36 ARIA 『アリス・キャロル』 和 ブシロード スリーブコレクション Vol.40 ARIA 『藍華・S・グランチェスタ』 ,原來不是卡片集,而是卡套。再精確的說,應該是買單單一張 PR 咭,送 60 張卡套。如此我有 120 張卡套,和兩張 PR 咭... 看在 PR 咭份上,就算了吧。因為所謂 PR 咭好像是抽不到的東東甚麼的來著,只能靠買卡片送卡套的方法入手。當然這種銷售手法...
  例行說說。數天前,我把一包卡片套當成卡片買了下來。買了回來才發現是卡片套...這種蠢事又發生了...

  而 ヴィクトリースパークTCG トライアルデッキ コミックブレイド BOX ,我當初以為是 booster box ,到後來才發現是 starter box ,有六包 starter 。啥?我一個人要六包 starter 幹甚麼!
  呀... 都好吧... 那六包東東應該會有一些不同的地方,應該吧?

  算了。

  例行說說,這個系列其實包括三套漫畫作品。我只是因為那些《ARIA》卡是天野原畫,不是動畫剪圖,才敗下來的。簡單來說我只會看,不會玩。《亡き少女の為のパヴァーヌ》是順手沾來。至於《エレメンタルジェレイド》,我不知那是甚麼。如果有人喜歡《エレメンタルジェレイド》系的話,我把手上所有《エレメンタルジェレイド》的咭都送出去也都沒問題。

2010年5月27日 星期四

富士康齊齊跳

  近來,富士康連環自殺成為新聞。從2010開始至今,已經有12位員工自殺。外界一般以「十二跳」來形容這個數字。當然,也很大機會出現「十三跳」「十四跳」。

  這連環自殺到底是甚麼一回事呢?很多人都說,是企業文化問題。因為公司欺凌員工,所以員工都跳了。
  但我卻對於這個「不尋常的事件」,思考「自殺以外的可能性」,其中包括連環的他殺。我不能說這是一定對,或者一定錯,但感覺上總有這個可能。
  不過後來我發現,原來事實可以是十分簡單。

  富士康到底是怎樣的公司呢?
  義大利的水都威尼斯人口 270000 。而富士康員工超過 480000 。因此富士康的規模,不能以「公司」來看待,而是以「城鎮」來看待。
  中國自殺率 0.023% , 世界自殺率 0.01 % 。
  因此,如果以中國自殺率計算,富士康一年應該死 112 人。以世界自殺率計算,富士康一年應該死 48 人。
  147日之內,死了 12 人。難聽一點說,算是死得少了。
  如果 0.00625% 的自殺率,就叫血汗工廠。那麼 0.0152% 的香港就該叫血汗城市, 0.0111% 的美國就叫血汗國家, 0.01% 的世界就叫血汗世界。
  當然,我們也不能排除富士康隱瞞死亡個案的可能。但胡亂猜測死亡數字,是不公平的。

  就以富士康死得少這個方向看,中央應該向富士康頒個獎,順便激勵員工士氣,進一步減少自殺率。

  不過,以上分析,未把以下重要因素列入考量:
- 知情不報
- 跳樓以外的自殺數字
- 全國/全球同一薪金水平/職位的自殺率
- 會不會集中在某個階層
- 會不會集中在某個部門
  以上因素都可以大大地影響分析結果。

2010年5月24日 星期一

咕狗娘转学了 + 轉版啟事


  以後的小綠四格,要移到新地方去。

  小绿四格

五區公投。之後

  以下是我沒有經腦袋組織好結構的一堆說話。

  三百萬選民,五十八萬投票,五十萬人支持公投派。在政治施壓上,這是失敗。在政治教育上,這是成功。
  香港有六分一選民,認同以選票製造政治壓力,認同變相公投。即使未必完全認同但也都會加一票,這是十分可怕的事。
  根據一些報章電視,說今次選舉只有一半泛民選民支持。而這一半泛民之中,絕大多數都是投給「搞事」的五子,而不是投給「幫兇」的大專2012。下届立法會恐怕會面臨一次重大改變。立法會少數黨搞公投,卻得到一半泛民支持。主張否定公投的泛民政黨,必定出事。
  以前正式選舉,街上處處都是選舉聲。現在街上沒有選舉聲,還能保住一半的投票率。恐怖。
  到了最後一刻,大家才發現白姐姐是垃圾。如果不是白姐姐,大家就不會覺得九西告急,就不會連其他選區的候選人也出動,合力推高九西投票率。我有點懷疑亦因此稍為拉低了其他地區的投票率。
  傳統傳媒的時代即將過去。以商台黃白之爭為例,只有YouTube才是王道,其他的都是扭曲事實。
  白姐姐只有一萬六千張票。中共真的有倒票進去嗎?如果是話,是不是失威了一點?
  特首夜閑人靜,突然宣佈不投票。恐怖過恐怖熱線。
  郭兆明得到九十一票,淚目。人家講到明想零票落選,做出比零票當選更難的創舉。你們這九十一人是不是和郭兆明有仇,還是聽唔清楚佢講乜?
  在 FB ,我不但搞改頭像撐公投,還不斷說很多激進的發言。包括「不投票就會俾勾結大財團的特首代表」的言論。這些都是激將法。雖然這些也是心底說話,良心說話。
  不知道在香港,八十後佔香港選民的多少?當這些八十後成為香港的主流,這些八十後的民主心會不會像今天?
  不少八十後轉載內地支持香港公投的聲音。雖不敢說這些是內地網民的多數心聲,但也是好事。
  我在公投前以為,如果公投成功,有一百萬人投票,和中央真正有計傾的將不是公投派,而是普選聯。我亦相信這是公投派和普選聯之間,公開否認的默契。但結果,普選聯和路人甲閉門談判,公投派和特首公開辯論,始料不及。
  普選聯在中央眼中,已沒有利用價值了。
  香港因為公投,開創了和反對派公開辯論的先河。這創舉會為以後的特首施政構成壓力。
  另外,特首單挑公投派,而非普選聯,即代表特首認同了公投的力量。這種認同也會對未來施政構成壓力。
  九東只有兩個候選人。可見:大專2012救公投成功。即使五區都有人申請做候選人,也不代表一定有對手。
  有五十萬人上街不及有五十萬人暴動。有五十萬人投票不及有五十萬人上街。可見,上街比投票更激進。我不明白為何普選聯上街,卻冷處理投票。難道普選聯比公投派更激進?
  今次公投結果不理想,最大的原因不是建制派的打壓,而是泛民中不支持公投的部份,包括但不限於普選聯和司徒華。事實上,如果香港因五區公投而實現民主,香港有大量民主派會無得撈。五區公投失敗,他們就可以繼續以民主之名,在政界吵吵嚷嚷撈飯吃。
  我相當懷疑特首和功能組別,有心推高投票率。他們在公投前的所作所為,都有助推高投票率的。
  「起義」這個口號對公投有害。這一點長毛也親口承認。

2010年5月19日 星期三

吳美蘭 vs 唐英年



  這兩段片刪剪的地方都不同,即使把兩段片合起來,也不能足本重生師生的說話。如無意外,這兩段 YouTube 都不會長命,但我又懶得把 Video 存檔,所以在此筆錄和評論一些比較敏感的部份算了。

  「特首和司長你呢,同埋其他問責官員呢,就講明,就唔去投票。咁似乎你地呢就做左我地學生既反面教材。咁我想問下勒,如果假設有一日,2017真係我地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既時候,到時,我地未來既同學,應該點做呢?...我要有權選特首。」
  應該點做...投票囉...
  我覺得鏡頭可能 cut 左一些部份,所以我唔係好明佢全部講乜。

  「如果行官長官選舉係以普選形式進行,你認為你能唔能夠當選呢?」
  呢條問題,我唔知呢位學生到底係問字面的意思,還是背後的意思?

  「有 D 問題,佢好似係度迴避咁囉。」「咁你會唔會多 D 支持個政策架?」「唔會。」「點解?」「因為平時,我聽慣政府 D 衰野。」
  如果這些學生日日都在「聽慣政府 D 衰野」的環境下長大,香港一定唔會和諧。但話說,香港政府做左幾多件好野?

  另,聲援吳美蘭老師。大家都擔心她職位不保了。

香港人網和 Android Google Listener

由於香港人網的 podcast RSS 出了一點問題,把<enclosure> 中的 type 寫成大寫,於是 Android Google Listener 用不了。

  我早幾個月前,已經弄了一個轉換器。
  http://fishball.luzi82.com/~luzi82_public/hkreporter/rss.php?channelid=277
  http://hkreporter-rss.luzi82.com/rss.php?channelid=277
  要 add 其他 channel 的話,只要改 channelid 就可以了。

  例行說說,香港人網可謂最親社民連的網絡媒體。就連社民三子和主席都有在裡面做節目。之前在晚上追擊商台都有佢地份,不過不等如在商台車子貼林彬被警察抓的 FM101 ,那是另一個組織。

2010年5月17日 星期一

城市論壇 鏡頭以外 2010-05-16

  YouTube Playlist
  • 或許港台沒有提及,但今次真的十分多人。主持人謝志峰出言說場內爆滿,場外人只能在圍欄外圍觀。
  • 也因為迫爆了人,謝志峰有要求觀眾坐後一點,但觀眾不願意。到最後卻因為八十後的建議,變成大家坐前一點。
  • 維園阿哥呼籲網民著紅衫出席。不知是否巧合,謝志峰也是紅色的。
  • 八十後中,也有人幫忙控制秩序。
  • 「熊出沒注意」
  • 某某大叔很激動。
  • 上週我被維園阿伯,指著我的禮義廉T來罵。不知是否巧合,今次當阿伯在節目中罵禮義廉T的時候,有八十後在旁高調展示自己的禮義廉T。
  • 如謝志峰所言,劉夢熊的確是少數會主動走出來被人罵的建制派。他不但參與政改和公投話題的城市論壇,甚至出席親社民連的香港人網節目,與長毛辯論。雖然我不同意他所言,但我是極高度評價他這樣的風度。
  • 最後當劉夢熊離開的時候,有人舉英國國旗。啥?
  • 手震。鏡頭旁邊有一部風扇,經常吹中鏡頭。極抱歉。
  • 這該是最後一回的《鏡頭以外》了。除非香港又要發生重大政治事件吧?

2010年5月15日 星期六

五月十六日 五區公投

  為甚麼要搞公投?
  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是鬧劇。如果那些議員能安定一點,不要動輒就辭職,就不需要搞出這麼大的鬧劇,不需要被指責,也不需要冒著失去議席的風險。
  既然失去這麼多,但仍為甚麼要搞公投?

  由製造補選發動變相公投,香港不是第一個地方。在外國,有議員不滿就任議員的宗教宣誓儀式,於是連續三届退出再補選,三次都勝利回歸,於是改變了當時宗教涉政的生態。
  他之所以會連續三次退出,冒著失去議席的風險,辭職再補選,就是因為他相信人民,相信人民會再次把他推進議會,為人民發聲。
  現在的香港也一樣。

  或許你會討厭部份候選人的失態行為。但要知道,小圈子選舉出的功能組別和特首造成的禍害,比這些失態議員大一千一萬倍!
  如果你同時討厭那些失態候選人,但還要支持民主,我們還有大專2012可以選擇。事實上要給政府施壓的話,我們除了公社兩黨和大專2012以外,已經沒有選擇。因為他們的票數總和,就是支持香港實行真普選的票數。
  如果你問我,為甚麼公投要在他們的規則下進行的話。我會告訴你,因為香港這個不敢正面面對民意的政府,沒有公投法。雖然有組織會搞民調,但都因為該組織立場而使民調變得不可信。既然政府沒有為民意的表達方式提供框架,就唯有犧牲議席,以五區補選的基礎下變相製造一個。只有在一個清淅的框架下,市民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民意。現在政府和親中派,不斷用手段把框架變得模糊,甚至否定框架,目的就是讓市民不能懂得表達自己的民意,甚至放棄投票的權利,讓政府和親中得逞。

  記得上年六四,曾特首提出「代表市民」的謬論。今次公投一過,他們就一定會自行詮譯不投票者的想法,自行代表你了。你想被小圈子選出來的傢伙代表嗎?你想被依附權勢出賣民生的傢伙代表嗎?
  現在他們就是想否定框架,否定公投,模糊民意,再以特首的身份代表你。你就甘心這樣被代表嗎?

  為甚麼要搞公投?
  就是要向政府,向中央,正面反映民意。
  支持民主的話,投給公社兩社兩黨,投給大專2012。支持中共的話,投給白婆婆,投給親中,投白票。想做奴才被特首代表的話,甚麼都不要投回去睡覺就行了。

後話:

  不要因為別人說甚麼,就否定自己的良知,自己的想法。

  不要計較得失。即使你所投的候選人不能入選,即使只有一萬票,一百票,一票,你的聲音大家都會聽得很清楚。
  如果你擔心自己支持的候選人會落選,而不投票的話。那麼,到最後受傷害的,不但是你自己,還有你所支持的候選人。

  五月十六日,一定要去投票。

2010年5月13日 星期四

追擊十八仝人

  這文章不是寫來罵禮義廉和商台的,而是講講我的創作靈感。

  商台和禮義廉搞節目,然後維園哥仔追擊佢地,由香港人網直播追擊過程。
  我起初的想法是,把兩邊節目錄音,然後合成一隻mp3。左商台,右人網,讓大家感受追擊氣氛。
  但後來發現這樣還不太夠。記得商台第二集,提出一個謎語,要網民猜。但商台留言板只有一堆禮義廉,讓商台支吾以對。
  於是我的想法又加了一樣東東。由mp3變成片子。聲音依然是左商台右人網,但畫面是顯示兩台留言板的狀況,甚至偵測留言板殺文的狀況,展現出商台四面受敵的模樣。
  不過我還覺得不夠。商台為了避人網,車路曲曲折折,甚至閃到私人屋村。因此畫面還要顯示地圖,顯示商台和追擊者的行車路線。這樣就有刺激感。

  但我沒有剪片的才能,即使有也很花時間。我沒有可以花的時間,作罷。所以只是弄mp3算了。

2010年5月12日 星期三

我的「鏡頭以外」被自由黨徵用了 XD


  雖然自由黨沒有問我同意,但我基本上是不介意被拿去用。另外,也正考慮把影片原檔上載以供參考。
  例行說句無聊話,依然是那句話,吹笛是不好的行為。如果有人在那時說錯話,就甚麼都錄不到了。
  問心,雖然這樣說會對不起那位受辱的女子,不過自由黨的事我們可以慢慢來,但五區公投卻正處於生死存亡之秋。大家與其花時間研究自由黨,倒不如多拉幾個人去投票,又或者參與公社兩黨和大專2012的義工工作。

2010年5月9日 星期日

城市論壇 鏡頭以外 2010-05-09

  http://www.youtube.com/view_play_list?p=1537B503CFF2B5E4

  我覺得有價值的片,有兩段。

  第五段片,2010-05-09-12-39-41,6:30,自由黨發言引發八十後不滿,然後變成雙方互罵。老實說,我討厭有人在這個時候吹笛。不過我講明先,佢站的位置在八十後那邊,但年齡不似是八十後。
  就連金牌主持謝志峰都肝火上升 XD 。

  第八段片,2010-05-09-13-10-11,2:20,我被阿伯問候了 XD ,他們似乎是不滿我著禮義廉 T-Shirt 和拍片。
  其實起初,當我著禮義廉 T-Shirt 進場時,他們都有在罵,不過我那時只是趕著入場,沒有拍他們。那些老伯雖然都有來,卻很奇怪地沒有進場,只是在欄杆外叫罵,很怪。直到論壇完了,我只是想在最後一刻自轉一周拍攝一下出口,卻不知為何觸到阿伯的神經 XD 。被阿伯罵的時候,我只是把鏡頭別去另一個地方,以免再激起他們的情緒(他們一下肝火來搶手機怎麼辦啊XD),同時再繼續錄音,聽聽他們會怎樣罵也好 XD 。後來警察介入了,我也很合作離開了,不過就是很可惜,我把手機別開,拍不到警察。如果能拍到警察的話,感覺也不錯。
  例行說說,那些阿伯由始至終沒有和我身體接觸。事後我懷疑,如果我繼續留在那裡,甚至用鏡頭對著他們的話,他們也不會對我幹架的吧?但我沒有這個膽量測試就是了 XD 。

栗子與政治

  要說為甚麼栗子近來會變得這麼政治化,其中比較大的契機有數個。
  第一次是2009年5月35日期間,港大學生會長陳一諤胡言亂語。雖然是小小的數句說話,卻給我很大的震憾。司徒華的溫水煮蛙論變成了事實。那晚的燭光晚會,我有去。
  曾特首那時也說過膠話,但對我的震憾沒有那學生會長那麼大。特首是由膠人選出來,發膠言是生存之道。但學生會長由學生選出來,發膠言會侮辱知識份子。
  第二次是2009年12月期間,中共封殺多個動漫分享網站。雖然我早就知道內地的網絡審查是甚麼一回事,但由於沒動漫看無野做,我就由關注動漫變成關注防火牆。至那天起,我矢言要在網民思想上和網絡技術上,攻破這道無形的城牆。
  之後的反高鐵甚麼的,雖然也算得上是大事,但對我的影響卻不及那兩件事大。可以這麼說,如果陳一諤沒有說膠話,中共沒有封 BT ,今天的我,只會一位是沉醉於動漫的御宅族。朝早去上班,夜晚看動畫,星期六日出機舖打太鼓。

  可惜,不幸的事情始終是發生了,而我也終於從不問世事的動漫御宅族,變成一位在外間人眼中的典型八十後。

  現在的我,每週都定期收聽香港人網的電台節目。雖然那些節目,都展示了香港政府和建制派不少的毛病,但如果問我會不會完全相信人網的說話,我卻不會。就如現在的報章,電視,都變得不可信,我也不能完全相信他們的說話。
  如果要知道真相,唯一可以做的是,走上前線用眼睛看。
  於是,在高鐵一役前夜,我走到立法會外(而正晚因為怕人身安全而沒有去)。在公投運動,我加入大專2012義工團。在城市論壇,我用手機拍下鏡頭以外的真相。拍下來的東西,我都會無刪剪丟上網。我要讓大家看到被傳媒剪掉的部份,不論是對誰有利的還是不利的。

  近來有些朋友,都關心我參與政治有關的事,我也覺得要例行講講。
  其實我不喜歡抗爭。就如親中某某所言,香港人不喜歡和中共對著幹。不過看到中共幹那些異見份子,我也看不過眼。這種對異見的打壓已經傳到香港,所以香港必需要幹點事。公投是一個方法,未必是最好的方法,但肯定是比過去溝通更好的方法。
  大專2012的義工團,我是有加入的,也有簽字作實。事實上如果我有心力,我也會參加他們的街站或寄傳單的活動。但結果我沒有,最主要的其實是心力問題。我做過的,頂多是為大專2012的活動製作了Google日曆,以及公開他們的部份消息,一些局外人不會知的消息,例如寄競選傳單發生問題之類的事。
  而我也在Facebook製作了「改頭像,撐公投」的群組。這個東西是我自發搞出來的,沒有任何人干預我。
  如無意外,五月十六日,我會再去一次論壇,然後去投票。
  僅此而已。

  我累了,也有點怕事。我不會像馬草泥那樣站出來,要站出來不但需要勇氣,而且還需要才幹。說到才幹,我除了寫程式以外就甚麼都沒有了。
  如無意外,五月十六日後,我就會回到自己的老本行,幹自己以前一直在幹的事。或許有些時候,對政府的膠事會寫一篇blog吐糟,或者走進遊行的人群中,但不會像近日那麼高調了。
  例行說說,我沒有加入任何政黨。要我煩多一個組織的事,我不如看動畫打機好過。

2010年5月8日 星期六

2010年5月6日 星期四

棄用Yahoo Mail 轉用 GMail

  當年 Gmail 推出,即使它的 1GB 空間十分吸引,但我還是使用 Yahoo Mail ,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它可以用替身。有了電郵替身,就可以在不需要垃圾電郵過濾器的幫助下,解決所有垃圾電郵的問題。
  後來,得知 Yahoo 中國把維權份子的電郵內容交給中共的事情,這叫我十分不滿。我曾經想過因此而棄用 Yahoo Mail ,但始終還是因為替身功能的問題而不能踏出第一步。
  今天,發現 Yahoo Mail 發生了一件怪事。它把替身功能移到新介面,但同時取消了兩個很重要的功能。
  第一個功能,是為每個替身設定是否用自設過濾器。這個功能很重要,因為我所有替身都不用過濾器,除了母電郵賬號。而這個母電郵賬號的唯一個一個自設過濾器,就是直接把所有電郵丟到垃圾筒。於是大家就只能用我的替身發電郵給我,而我也不需要擔心這些替身會被過濾器殺錯電郵。
  第二個功能,是為每個替身設定分類 folder 。學校的替身就放在學校的 folder ,甚麼甚麼會員的替身就放在會員的 folder 。這個分類功能有多重要,我不用多說。
  但由於 Yahoo Mail 突然取消了這兩個功能,大大搞亂了我的電郵系統。於是我一怒之下,決定以後不用 Yahoo Mail 。

  然後問題是,用甚麼呢?

  我發現原來 GMail 也有替身功能。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使用 + 號。例如 abcde@gmail.com ,可以製作 abcde+xyz@gmail.com 的替身。這個方法好處是簡單,可以無限弄替身,但壞處是有些網站不會受理加號,例如 Facebook 。
  第二個方法,是使用點號。abcde@gmail.com 可以變成 a.bcde@gmail.com ,甚至 a...b..c.de@gmail.com 。雖然也可以無限弄出來,但要記下甚麼替身對甚麼網站就有點困難。Facebook可以接受點號,但其他網站就不知道了。
  至於分類,GMail可以給使用者加入分類器,所以應該不會太困難。

  但使用 GMail 有個壞處,就是不能把過濾器關掉,因此也有殺錯良民的風險。

2010年5月4日 星期二

ぐるみん


  本來我是打算在完完全全完成這個遊戲後,才寫 blog 介紹這個遊戲。但我放棄了。
  這個遊戲到了最深的部份,根本是到了虐待玩家的程度。

  這遊戲本身是 2004 年推出的 PC 遊戲,到 2006 年移植到 PSP 。雖然在 PSP 上格數是減少了,但還是保留動作的豪快感。

  遊戲本身其實十分簡單。走地圖,打怪物,拿道具,救朋友。
  淺有淺玩,深有深玩。
  最淺的玩法,只要一味兒殺啊殺啊殺掉最後頭目就可以了。
  如果想深入一些,可以試著完成版上20個關卡。
  再深一點,就把所有關卡的怪物殺掉,所有瓶子爆掉,也完成所有小遊戲,甚至殺小黑──一個比最後頭目更強的頭目。然後取得三十二個金章。
  再再深一點的話,你可以嘗試完成所有難度,unlock 所有道具和服裝。
  當你玩到這個程度,恭喜你,你已經進入地獄。

  要得到所有服裝和道具,就要把遊戲五個難度全玩一遍,以及完成所有難度的 Boss Rush 模式。
  第一二三個難度,算是相當康樂。第四難度總算是有點挑戰性,但只要努力一點,要破關也不是難事。
  幾經辛苦,排除萬難,終於到了第五難度。這時你身上的裝備,對你來說可能已經是史無前例地強:攻擊力2.5倍,屬攻3.5倍,防禦力50%。順帶一提,這樣的裝備足夠秒殺第一難度的最後頭目。然後你就穿著這件很強很強很強的裝備,衝過去砍殺第五難度第一隻怪物,一隻比你角色小數倍的小蜘蛛,一隻全遊戲之中最弱的蜘蛛。
  你的鑽子砍過去,對蜘蛛的傷害:零。
  零。
  然後,小蜘蛛施展牠那最普通的攻擊:射出小小的蛛網。攻擊範圍極小,不及這蜘蛛的一半。但因為你剛剛進行的攻擊,收招不及,直接命中,傷害60。
  主角50血,在防50%之下,依然傷害60。
  你已經死了,Game over。
  即使你夠幸運,第一次攻擊可以扣到這小怪的血,但問題是,這樣的攻擊依然不能秒殺這隻蜘蛛,雖然可以稍為把牠打飛一點距離。但如果不快跑,hit and run,距離 Game over 也不遠了。
  網上的攻略都一致認定,首四個難度的攻略法都不適用於第五難度。因為在第五難度,所有恢愎道具都幾乎變得毫無意義。
  這就是第五難度,這就是ぐるみん。
  我唔明,點解我所接觸的可愛遊戲,到最後可以變得這麼鬼畜:太鼓是這樣,LocoRoco是這樣,ぐるみん也是這樣。

  但這樣的難度,我依然是過了。我到現在也想不通,為甚麼我會過到。總言之,我的確是過了。
  現在,身上的裝備已經再次升級。在完全完成只剩下一次第五難度的 Boss Rush...但那屈機的黑豆,簡直就是不能穿越的牆...

  算了,上網找完美存檔好了...

  整體來說,這個遊戲是好玩的。我為了這個遊戲,幾乎荒廢了自己的正務,可想而知...

Ubuntu USB installer

  我曾經嘗試過,以安裝 Ubuntu 10.04 為主題,來拍攝新一集的《栗子現場直播》,但最後放棄了。
  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安裝過程出了太多問題。不知是光碟的問題,還是電腦的問題,電腦居然不能用光碟來 boot 機。即使 boot 到機,讀碟的過程也發生了不少問題,花了很多時間才完成安裝。
  由於解決問題實在太耗時間,這樣的片子拍出來一點也不有趣...
  後來當我再嘗試把 Ubuntu 安裝到 Notebook ,問題更變本加厲,甚至到了根本不能安裝的程度。
  這時我開始懷疑是 CD 的問題。於是把 Ubuntu installer 傳到一條 USB ,再用 USB boot installer 。終於可以超順利地完成了安裝。

  其實要製作 USB installer ,方法相當簡單。先要有一條 USB ,USB 內容要給清理掉。另外要有另一個 Ubuntu ,舊版也應該沒有問題。
  用 Ubuntu 安裝 usb-creator-gtk ,然後啓用 usb-creator-gtk ,之後的事就看畫面就好了。

  如無意外,也應該可以用 Windows 來弄 installer ,但詳情我不知道。有興趣的話,自己 google 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