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12月10日 星期五

阿桑奇與奇拿

  今日維基解密頭目阿桑奇即使自首被補,亦無損其洩密活動。反觀香港 2008 年初的陳冠希事件,自從警方介入之後,發圖活動就被中止。直至現時為止,奇拿存在著很多的謎。根據政府資料公佈,陳冠希洩漏的淫照比網上流傳的還多。警方抓的是不是真正的奇拿,奇拿為甚麼到最後沒有把所有相片公開,這一切問題到現在仍未解開。
  在陳冠希事件以後,我一直都在思考,如何能發佈相片而不被追蹤,不被捉拿,做到最大的效果。例如利用公共網絡連線發佈資料。而最近冒起的維基解密,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阿桑奇給我最大的啟發,是「末日文件」。這份「末日文件」不但能保障他的性命,也能保障沒有人能阻止他。如果當年奇拿把他手上所有的相片放進「末日文件」,公諸網絡,只要一天他未把相片完全公開,大財團和警察還是對他沒輒。
  另外還有 Mass Mirror 計劃。即使我上次說過 Mass Mirror 有內容被第三者修改的風險,但這風險可以用數位簽章應付。但我實在十分懷疑香港有沒有網民會和應這個 Mass Mirror 計劃,因為會用網存,甚至自立伺服器的網民,實在是非常之少,而且香港人不會為沒利益的事冒風險。始終 BT 才是首選。而事實上維基解密公開的文件,也有以 BT 形式發放。

  雖然維基解密的事好像和我們距離很遠,但隨著互聯網和現實勢力之間的分歧日漸加深,我相信五年內香港也會再爆發一次資訊戰。不遠了,不遠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