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9月16日 星期四

私隱搜集及電話推銷

  九月五日網台《城市再論壇》講八達通事件及電話推銷,甚至邀請了電話推銷員做嘉賓。這樣做其實是相當大胆,因為電話推銷這東東本身就叫人討厭。
  我也討厭這些電話推銷。但我所討厭的並不是推銷這個行為本身,而是其他因素。除了電話推銷以外,這個世界還有其他的推銷手法,例如店內的推銷,街上的推銷。以下我會以 Amazon 的電郵推銷和香港的電話推銷作比較,並以此帶出一些香港電話推銷的問題。

  電話推銷本身其中一個無可救藥死症,是無法抓緊對方最空閒的時候進行推銷。香港人生活繁忙,如果一天有六小時的空閒時間,就已經算是極度不錯。但電話推銷本身只會在工作時間找過來,我好像從未試過在工作時間以外收到廣告電話。我忙碌的時候,當然是謝絕廣告,你打電話過來只會浪費你的時間。
  反觀廣告電郵,廣告電郵雖然可以二十四小時隨時發過來,但我只會在自己的空閒時間看電郵。如果我沒有時間,會先丟著電郵不管,到了我有空閒的時候才會再處理。這些電郵佔用的是我的空閒時間,而不是忙碌的時間,成效當然會比較大。
  題外話。有些朋友遇到一些小趣事,就會打電話告訴我。但我會寧可他們寫在 blog 上,而不是打電話找我。我自會透過 RSS 看你的 blog ,有趣的話給你留言。原理和以上所說的差不多。

  然後是廣告內容本身。我跟和記3簽了死約,去你媽的居然向我介紹和記新 plan 。對不起,我簽了和記死約,去你媽的這個推銷員知道後,還希望我簽多一個?你當我是笨蛋嗎?
  這裡存在著一個問題,就是私隱搜集和使用的問題。和記既然知道我是客戶,即使你把電話推銷工作外判出去,我求你行行好做點東西叫他們不要找上我的電話。你給他們一個死約電話 list 也好,或者給他們一個按鈕去檢查某電話號碼是不是你的死約客也好,總言之就是叫他們別打電話給你的死約客。如果你稍為用點腦這樣濫用客戶資料的話,我不會責怪你,反而很感謝你。而你也不會浪費人時在自己的死約客身上。最好就全港電話商弄一張集體死約 list ,只要有死約,就不會被推銷電話,大家就樂得清靜,你們做推銷的也會變得有效率,你好我好。
  另外,我也希望那些廣告電話公司,在打電話過來之前能做些功課,至少也要懂得一邊打電話一邊做點最基本的資料搜集,最起碼要知道我是男是女。然後你要賣纖體廣告,賣化妝品廣告,就不要把所有電話不分男女都打一次,這樣至少會浪費你一半的人時。
  Amazon 的電郵廣告,反觀來說就好很多。他們會根據我之前的購買紀錄,瀏覽紀錄,甚至搜尋紀錄,來發給我一些相關的電郵廣告。雖然聽起來很可怕,但至少他們發給我的廣告,大多都是我所關心的項目,漸漸地 Amazon 的廣告給了我很好的印象。只要是由 Amazon 發過來的,我都會樂於看看。
  題外話。在 56k 年代,出現了一種很奇特的廣告方式。好像只要你去某網站看數個廣告,就會得到現金回贈。但那些廣告根本不是我的口味。你浪費了你的金錢,我的時間。我寧可看 Amazon 那些度身訂造的廣告。


  Amazon 八件介紹的產品,當中有四件我是有興趣,就命中率而言是異常地高。雖然到最後我甚麼也沒有買,但請繼續努力。

  另外,香港的電話廣告,內容不夠廣泛。每次打電話來,不是賣電話網絡,借錢,就是美容。我有時希望他們能夠推銷一些動漫的東東,又或者是一些遊戲或電腦的東東,總言之就是很宅的東東。但似乎賣宅東東的公司根本不會找電話推銷公司。
  內容廣泛性涉及到長尾效應。 Amazon 就是靠長尾賺錢。但要打造長尾,就要先有超廣的廣告客戶。我不肯定香港的電話廣告商有沒有這個本事。
  當廣告內容的主導交到被推銷者手上,這當然會增加命中率,但廣告客戶就會變得十分不爽。可能對於某些由首富運行得電話服務商,他們寧可讓自己的死約客也收到廣告,也不希望廣告只落到少數高命中率的人身上。

  電話廣告比電郵廣告更互動和人性化。但香港的電話廣告只會窮追猛打,反而叫人討厭。再者前線人員也漸變機械化,互動和人性化等如零。
  電話廣告能到達一些不會使用電郵的年齡層,這也是電話廣告優勝的地方。這個優勢在十年後還會存在,但會變得極度式微,隨著時代變遷而慢慢失去。

  與其思考電話廣告能否生存下去,不如想想要怎麼樣才能生存下去。以現在的模式繼續走,我看不出還有甚麼發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