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6月18日 星期五

余曾大辯之後

  曾蔭權今次搞一場這樣的辯論,即使他的表現極度差勁,但我極度正面評價他這個做法。他在中共腳下,開創了首長和在野勢力辯論的先河,樹立榜樣,是不爭的事實。

  至於余若薇,今次的表現我很滿意。

  其實在今次大辯中,我留意到有些元素,是有刻意避開的。其中包括:
  一:對中共的信任問題。這其實是最大的死結。特首講2017/2020有普選,講到氣咳,但沒有說服力,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共的信任問題。不過余若薇似乎沒有在辯論中用有使用這個元素,可能存在著一些考量。
  二:一些相當深入的問題。例如民主有投票權也有被選舉權之類的問題。我想是由於這個問題太深入,香港人大多都無這個慨念,所以就無謂花太多時間鑽研這個陣地。

  蕭若元在人網節目中,提出了余若薇其實有很多機會可以完全封殺曾蔭權。但蕭若元提出的反擊手法,都涉及到相當深入的問題。雖然就理而言可以一擊即倒,但對市民來說未必可以完全吸收。
  另外,蕭若元在數天前的人網,說過有一條難題可以完全難倒公民黨。這難題簡單而言就是「中共若不退讓,每五年翻叮,問你點算」。但這個問題不宜出自特首的嘴巴,因為政府不能假設中共無誠意推動香港民主,所以只能由觀眾提出來才可以。

  最後我再重申。曾蔭權今次搞一場這樣的辯論,即使他的表現極度差勁,但我極度正面評價他這個做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