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6月9日 星期三

狙擊 619 的反思及忠告

  當初我在網上看到一張宣傳單張。建制派搞活動, 30 元海鮮餐,維園撐政改。我第一個反應是:踩場。
  這個反應起初只是開玩笑的性質。情況就如特首落區,就說要帶蕉出街,到最後卻甚麼也沒有做。
  後來,很快,社民連黃毓民就在人網電台提議政改反對者踩場。當這個「玩笑」被大規模地付諸實行,我就不禁反思這個行動的正確性。

  結論是:這個狙擊行動是正確的。

  關於這個行動,我最關注的是這是不是打壓支持者言論自由。在此我們要先理解,甚麼是「打壓言論自由」。
  例如,我是說例如,即以下例子是虛構的。某某不滿我在 YouTube/Blog 上的指責,進行反擊。用 YouTube , Blog ,甚至電台,報紙,電視機,舖天蓋地。大肆罵我是宅,蘿莉控,校服控,水星控,易服廦,變態。雖然這種行為很缺德和不合理,但畢竟只是「以言論對付言論」,沒有阻止我發言,不算是打壓言論自由。我有權批評別人,別人也有權批評我,也有權批評的我的言論,然後我又有權批評別人對我的批評的批評。就是這麼一回事。
  但是,如果他們刪掉我的評論,就是打壓。另外,禁上網,收監,也都是打壓。
  要注意的是,色情/恐嚇/犯罪等,當另作別論。

  說回正題。
  現在反對者要搞亂支持者的活動,會導致支持者的聲音不能表達出來。我曾一度擔心,這會構成打壓言論自由。
  但後來我在仔細思量。發現今次支持者的言論,不該列入「言論自由」的保護範圍之內。
  其重要原因,是因為活動涉及過量的利益。
  只要參加,就可以得到 $200 ,或者以 $30 吃海鮮。這些著數,都足夠讓一位原本是完全中立的人,因小小的貪念,而加入他們的陣營。他們真心追求的,是 $200 ,是海鮮,而不是政改通過。恐怕如果反對陣營推出相同的條件,也會有不少這類人會加入。但這些利用別人的貪念而製造的假民意,是我們不願看見,而且應該杜絕。
  政改反對者踩場,並不是要打壓支持者的發言空間,而是對付這種以過量利益製造出來的假民意。
  食窮民建聯,票投真民主。

  例行說說,為甚麼我說的是「過量」的利益。
  一個人發聲,本來就有其成本。說話需要牙力,打 Blog 需要指力,拍片需要電力,上街需要腳力,靜坐需要定力,絕食需要耐力。有很多人會因為成本問題,而放棄了自己發聲的機會。但如果有團體能減低這些發聲成本,例如提供接送車輛,沿途供應食水,就可以讓更多人發聲,這是好事。(我不打算深究,這些減低成本的手段,對缺乏資源的弱勢團體構成的不公平。)
  但是,減低成本也始終要有一個限度。當活動所產生的利益,足以讓中立者也可以靠邊,這就是不妥當。
  而我說的「限度」,本身沒有明確的分界線,亦不作深究。但 $200 和海鮮,肯定已經大大地超越了。

  雖然我認為狙擊是正確的,但我想我不會參與的了。我寧可花時間補看《鋼鍊》。
  忠告各位狙擊者,不要和支持的老人家發生衝突。另外,也要小心會不會有老人家突然詐暈,然後老屈。我個人建議舉起「多謝民建聯,我愛金錢和海鮮」或 $30 海鮮 poster 等曲線標語和大隊一同遊行。
  最後,祝各位老人家,生活富足。不會淪落至因區區的 $200 和海鮮餐,而埋沒自己的理性和良知,殃及子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