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5月24日 星期一

五區公投。之後

  以下是我沒有經腦袋組織好結構的一堆說話。

  三百萬選民,五十八萬投票,五十萬人支持公投派。在政治施壓上,這是失敗。在政治教育上,這是成功。
  香港有六分一選民,認同以選票製造政治壓力,認同變相公投。即使未必完全認同但也都會加一票,這是十分可怕的事。
  根據一些報章電視,說今次選舉只有一半泛民選民支持。而這一半泛民之中,絕大多數都是投給「搞事」的五子,而不是投給「幫兇」的大專2012。下届立法會恐怕會面臨一次重大改變。立法會少數黨搞公投,卻得到一半泛民支持。主張否定公投的泛民政黨,必定出事。
  以前正式選舉,街上處處都是選舉聲。現在街上沒有選舉聲,還能保住一半的投票率。恐怖。
  到了最後一刻,大家才發現白姐姐是垃圾。如果不是白姐姐,大家就不會覺得九西告急,就不會連其他選區的候選人也出動,合力推高九西投票率。我有點懷疑亦因此稍為拉低了其他地區的投票率。
  傳統傳媒的時代即將過去。以商台黃白之爭為例,只有YouTube才是王道,其他的都是扭曲事實。
  白姐姐只有一萬六千張票。中共真的有倒票進去嗎?如果是話,是不是失威了一點?
  特首夜閑人靜,突然宣佈不投票。恐怖過恐怖熱線。
  郭兆明得到九十一票,淚目。人家講到明想零票落選,做出比零票當選更難的創舉。你們這九十一人是不是和郭兆明有仇,還是聽唔清楚佢講乜?
  在 FB ,我不但搞改頭像撐公投,還不斷說很多激進的發言。包括「不投票就會俾勾結大財團的特首代表」的言論。這些都是激將法。雖然這些也是心底說話,良心說話。
  不知道在香港,八十後佔香港選民的多少?當這些八十後成為香港的主流,這些八十後的民主心會不會像今天?
  不少八十後轉載內地支持香港公投的聲音。雖不敢說這些是內地網民的多數心聲,但也是好事。
  我在公投前以為,如果公投成功,有一百萬人投票,和中央真正有計傾的將不是公投派,而是普選聯。我亦相信這是公投派和普選聯之間,公開否認的默契。但結果,普選聯和路人甲閉門談判,公投派和特首公開辯論,始料不及。
  普選聯在中央眼中,已沒有利用價值了。
  香港因為公投,開創了和反對派公開辯論的先河。這創舉會為以後的特首施政構成壓力。
  另外,特首單挑公投派,而非普選聯,即代表特首認同了公投的力量。這種認同也會對未來施政構成壓力。
  九東只有兩個候選人。可見:大專2012救公投成功。即使五區都有人申請做候選人,也不代表一定有對手。
  有五十萬人上街不及有五十萬人暴動。有五十萬人投票不及有五十萬人上街。可見,上街比投票更激進。我不明白為何普選聯上街,卻冷處理投票。難道普選聯比公投派更激進?
  今次公投結果不理想,最大的原因不是建制派的打壓,而是泛民中不支持公投的部份,包括但不限於普選聯和司徒華。事實上,如果香港因五區公投而實現民主,香港有大量民主派會無得撈。五區公投失敗,他們就可以繼續以民主之名,在政界吵吵嚷嚷撈飯吃。
  我相當懷疑特首和功能組別,有心推高投票率。他們在公投前的所作所為,都有助推高投票率的。
  「起義」這個口號對公投有害。這一點長毛也親口承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