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5月9日 星期日

栗子與政治

  要說為甚麼栗子近來會變得這麼政治化,其中比較大的契機有數個。
  第一次是2009年5月35日期間,港大學生會長陳一諤胡言亂語。雖然是小小的數句說話,卻給我很大的震憾。司徒華的溫水煮蛙論變成了事實。那晚的燭光晚會,我有去。
  曾特首那時也說過膠話,但對我的震憾沒有那學生會長那麼大。特首是由膠人選出來,發膠言是生存之道。但學生會長由學生選出來,發膠言會侮辱知識份子。
  第二次是2009年12月期間,中共封殺多個動漫分享網站。雖然我早就知道內地的網絡審查是甚麼一回事,但由於沒動漫看無野做,我就由關注動漫變成關注防火牆。至那天起,我矢言要在網民思想上和網絡技術上,攻破這道無形的城牆。
  之後的反高鐵甚麼的,雖然也算得上是大事,但對我的影響卻不及那兩件事大。可以這麼說,如果陳一諤沒有說膠話,中共沒有封 BT ,今天的我,只會一位是沉醉於動漫的御宅族。朝早去上班,夜晚看動畫,星期六日出機舖打太鼓。

  可惜,不幸的事情始終是發生了,而我也終於從不問世事的動漫御宅族,變成一位在外間人眼中的典型八十後。

  現在的我,每週都定期收聽香港人網的電台節目。雖然那些節目,都展示了香港政府和建制派不少的毛病,但如果問我會不會完全相信人網的說話,我卻不會。就如現在的報章,電視,都變得不可信,我也不能完全相信他們的說話。
  如果要知道真相,唯一可以做的是,走上前線用眼睛看。
  於是,在高鐵一役前夜,我走到立法會外(而正晚因為怕人身安全而沒有去)。在公投運動,我加入大專2012義工團。在城市論壇,我用手機拍下鏡頭以外的真相。拍下來的東西,我都會無刪剪丟上網。我要讓大家看到被傳媒剪掉的部份,不論是對誰有利的還是不利的。

  近來有些朋友,都關心我參與政治有關的事,我也覺得要例行講講。
  其實我不喜歡抗爭。就如親中某某所言,香港人不喜歡和中共對著幹。不過看到中共幹那些異見份子,我也看不過眼。這種對異見的打壓已經傳到香港,所以香港必需要幹點事。公投是一個方法,未必是最好的方法,但肯定是比過去溝通更好的方法。
  大專2012的義工團,我是有加入的,也有簽字作實。事實上如果我有心力,我也會參加他們的街站或寄傳單的活動。但結果我沒有,最主要的其實是心力問題。我做過的,頂多是為大專2012的活動製作了Google日曆,以及公開他們的部份消息,一些局外人不會知的消息,例如寄競選傳單發生問題之類的事。
  而我也在Facebook製作了「改頭像,撐公投」的群組。這個東西是我自發搞出來的,沒有任何人干預我。
  如無意外,五月十六日,我會再去一次論壇,然後去投票。
  僅此而已。

  我累了,也有點怕事。我不會像馬草泥那樣站出來,要站出來不但需要勇氣,而且還需要才幹。說到才幹,我除了寫程式以外就甚麼都沒有了。
  如無意外,五月十六日後,我就會回到自己的老本行,幹自己以前一直在幹的事。或許有些時候,對政府的膠事會寫一篇blog吐糟,或者走進遊行的人群中,但不會像近日那麼高調了。
  例行說說,我沒有加入任何政黨。要我煩多一個組織的事,我不如看動畫打機好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