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4月19日 星期一

城市論壇‧鏡頭以外

  今天去了城市論壇。有鏡頭內的事,有鏡頭外的事,也有我自身的閒事。鏡頭內的事我不會說。而這文說的,是鏡頭以外的事,或者是鏡頭看不到的事。

  11:00 到場。這時場外已經聚集了二十多個人。其中有一堆民主八十後和一堆民主阿叔。但馬草泥還未出場。
  後來過了不久,馬草泥出場,很快就被傳媒包圍。之後維園阿伯又亂入來了一點口水戰。
  又突然有一個女人,高呼「八十後不代表我」。屌板,班八十後幾時有走去代表你?不過她很快被大家無視就算了。
  場外的氣氛開始熱烈起來。不過我就趁大家忙著吃花生,堆在入口準備霸頭位。於是我就坐了個挺不錯的位置。

  節目未開始,群情就已經很洶湧。三位建制派,劉夢熊,譚慧珠,林瑞麟出場的時候,全場噓聲四起。劉慧卿進場時也有一點掌聲。至於余若薇,則是喝采支持。
  長毛在台下罵林瑞麟遲到,要扣人工。主持人在大家噓林瑞麟的時候,也提醒了觀眾,其實林瑞麟出席城市論壇的次數很多。
  這個時候,台上台下之間已經有火花。主持人叫台下的人守秩序。
  劉夢熊引用伏爾泰的話:「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出事了,台下立即高呼釋放劉曉波。
  長毛也走了進來,站在場邊一角。當主持人提醒觀眾長毛來到的時候,他突然高呼一句「五區公投」,一眾八十後就齊聲以「港人抬頭」呼應。場面立刻變成了叫口號的時間。

  余若薇錯口說林公公,林公公說余若薇近朱者赤。然後大家都說林瑞麟身邊就是譚慧珠。
  節目到了休息時間,某位黃衣阿叔暴走,搞到在場工作人員手忙腳亂。馬草泥也幫手平伏老人家情緒。
  第三節,有一位商人說資本主義問題,問三十個員工會不會把老板的公司「變成共產」。有觀眾罵「不要映衰香港的老板」。不過我都唔知呢個老板說甚麼就是了。
  第三節,主持人問有沒有建制派的人想發言。馬草泥大力地舉手,說自己「最建制」。場中有笑。
  隨著節目進行,建制派的膠話越來越多,台下的觀眾也越來越鼓燥。到了無線不播出的第四節,已經變成了只要是建制派一出聲,觀眾就立刻喝倒采的情況。譚慧珠講野本來已經細聲得過份,我往往都聽不到。
  城市論壇在維園音樂亭舉行。音樂亭既然叫音樂亭,有回音的設計。但就因為如此,台下的回音也會變得很厲害。電視機和收音機的直播,只會集中於咪的收音。但現場其實是很吵鬧的。
  不過有一點我希望大家明白,在場中吵鬧的大多是上了年紀的人。

  以下是我的感言:
  見到譚慧珠個笑樣,我想向佢掟蕉。
  譚慧珠說:「懂得人情世故的人,都會了解到,你手裡拿著一隻鳥,勝過在森林裡的兩隻。」我唔知佢想講乜。佢可能想講走一步比沿地踏步好。但我把這個理解為中共對香港的立場:把香港抓在手中,勝過給她自由。
  劉夢熊說,政改五步曲,有三步是在香港。佢咁講係咩意思?我唔覺得呢個代表香港有五分三話事權囉。
  第四節,當主持說,想讓支持建制的觀眾發言,台下立刻爆出一堆民主派觀眾舉手打亂場面,使主持無法選出親建制派的人。問心,這行為和當時立法會,功能組別離場阻止辭職議員發言的行為差不多。請大家不要忘記伏爾泰的說話。
  劉慧卿最後說這樣的話:「我雖然在台上有些人說話我是不同意的,但我很難忍受,我坐在論壇,我聽不到台上的人說話。」問心,用最後一分鐘去對台下的民主支持者說這樣的話,而不去攻擊建制派,會否有點過份?

  好了,我知道大家看文會看得有點悶,所以我已經上載了一些片段。其中有部份,會看到我的 DS 和 LovePlus 的一小角 orz 。

  城市論壇 鏡頭以外 @ YouTube
  城市論壇 鏡頭以外 20100418 @ Picasa
  城市論壇: 政改能否向前走 民主發展有訴求 @ RTHK

1 則留言:

Sunny 提到...

You're on newspaper today!
Appledaily
Just at the middle of th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