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2月27日 星期六

討論區與民主

  先說兩個故事。第一個是很多人知道的故事,第二個是沒有太多人知的故事。

  故事一
  數天前,香港高登爆發了「220事變」。事件是,高登Admin被懷疑要引入河蟹機制,引來大量會員的不滿。會員甚至洗版來表達自己的不滿,迫使Admin走出來交代事件。不過Admin沒有保証他們一定不會河蟹。

  故事二
  數個月前,我因為不滿某個太鼓討論區(舊區)的作風,於是另立討論區(新區)。
  另立討論區,對我來說有兩個目的:第一是讓網友做一些不能在舊區做的事,例如自作譜或無斷轉載。第二是,咳,到了時機成熟時,就取代舊區的地位。即使第二個目的達不到,能達到第一個目的也不錯。
  到了近來,舊區一班網友也終於吃不消了。於是大家借新區之便,開始進行取代舊區的工作。

  這兩個看似是鬧劇,但其實都是典型的政治事件。它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在現有制度下,會員對討論區的政策都沒有影響力。他們沒有選擇討論區高層的權利,也沒有能影響決策的門路。
  既然在現有制度下不能影響高層的決策,低層就唯有用制度以外的方法抗爭。第一是破壞討論區,如洗版甚至入侵系統。第二個方法更糟,就是離開討論區。討論區即使系統被破壞,還可以在短期內被修復。但如果失去會員的支持,討論區就會變成廢區,這可不是在電視機賣一兩個廣告就能解決的問題。
  類似的事,也經常在歷史舞台發生:一個國家腐敗,百姓投訴無門,於是能逃走的就逃走,不能逃走的就造反。這和現在的香港差不多。但是,現實國家和虛擬討論區有一個大不同之處:在現實國家,要搞混亂,甚至離開一個國家,成本都很大,不是人人都能做。但在虛擬討論區,要洗版,破壞系統,離開討論區,對一般人來說卻很容易。再者,搞流血衝突和搞壞伺服器,不論在道德上還是在覺悟上都是無法相比的。由於民眾的天賦影響力在虛擬討論區比較大,因此討論區也較容易發生混亂。

  沒有人會喜歡落草為寇。如果現有制度已提供了一個民主辦法左右決策的渠道,大家就不會洗版或進行肢體抗爭。只要人多,他們就可以利用現有制度做事。於是會洗版搞衝突的,就只有少數,而且不能以大義之名生事。

  我不是因為害怕民粹才會這麼說。正確來說,我是因為支持民粹才會這麼說。
  在高登事件中,高登因為收到律師信,所以投靠iProA。在民粹下,處理這事件的方法是十分簡單的。第一是公開律師信,讓全世界人都知道是哪些人不爽哪些會員。第二是訴諸群眾,由代議制去決定該順受還是對抗。要是決定順從,討論區就能以大義之名透過討論區的建制去處理破壞伺服器的滋事份子,維持內部治安。如果要搞對抗,討論區可以激起輿論活動,或者向泛民主派尋求法律協助,使外界收聲。如果高層的做法和低層的做法相違,低層就能透過現存的制度替換高層,為自己效命。
  當然,由於高登是弁利組織,不是民間自發組織,所以要搞民粹選高層是沒有可能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