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2月23日 星期二

匿名

  好困難的問題。
  假設,除了你電腦以外,網絡上所有電腦,路由器都受到監控,有全面的記錄。在這樣的前提下,要匿名地發出訊息,幾乎全然不可能。

  近來在空想一個訊息傳播的系統。發佈者把一個訊息丟到自己電腦,然後透過朋友網絡電腦在網上進行P2P傳播。所有溝通都有可靠的加密。利用這樣的朋友網絡,訊息都儲存在途經的朋友網絡中,就不需要一個單一的儲存媒體(Facebook Twitter Buzz Blogger Plurk),也可以傳播開去。
  這樣的系統,最主要是用來對付 GFW 。因為這樣的系統,並沒有中心點。 GFW 不能只 block 一個網站來阻截信息。它當然可以 block protocol ,但在 protocol 可以包裝可以裝扮的前提下, block protocol 其實作為不大。

  於是唯一的問題,就是人的問題。
  甲把文傳給乙,乙把文傳給丙,丙把文傳給丁,丁被警察抓到。然後為了自保,丁舉報丙,丙舉報乙,乙舉報甲。要注意的是,在中共寧枉勿縱的前提下,要証明自己不是訊息的傳播者是極極極度困難,即使你把硬碟弄破了也好。另外,即使官方系統可以不記錄訊息來自哪部機器,但在「把源頭供出來的話刑罰會小一點」的利誘下,其他使用者或許會用非官方會記錄源頭的版本,甚至可能使用中共殖入後門的版本。

  當然,在以上的例子,如果乙不會出賣甲,甲就沒有事了。怎樣才會有一個不會出賣甲的乙呢?
  乙或許可以置身於 GFW 以外。這樣就(大慨)不怕會身受其害。雖然如果中共怪罪下來,會封全國對乙的 IP 連線的說。
  但要做這東東,前提還是乙不會出賣任何人,也沒有監控。所以這方法還是不能解決我第一個問題。

1 則留言:

Ben Lau 提到...

其實已經有這類軟件

http://retromessenger.sourcefor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