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陽光 三

  昨天的東東,是在上班巴士時想到的。今天的東東,也是在上班巴士時想到的。

  每個故事,都應該有它的意義,亦都應該有它的結束方式。
  依然是愉快的反白時間。

  意義。

  就如我之前的 blog 所說,無知是一種極嚴重的問題。無知會產生冷漠,冷漠會產生無知,最後就溫水煮蛙。如果強權還管制資訊流通,問題就會變得更嚴重。這是我近來最大的不安。
  香港在通過一個有問題的六百億方案的時候,我們看到了很多徵兆:香港市民充滿冷漠,充滿無知。另一方面,政府管制了消息的發放,結果很多問題在最後一刻一次過爆發出來。這種問題一旦深化下去,恐怕如果再爆發三聚氰氨的問題,真理那一方也會落得慘淡的下場,然後大家繼續被毒害也不自知。
  這個問題如果沒能解決,即使未殃及自己,但到最後還是會禍延子孫。
  上一代種下的禍,由下一代承受。

  主角的祖父,當年還算是個知識份子。
  但是,當城市的陽光被遮蔽,他不但沒有站起來反抗,反而助紂為虐。他封閉反對者的聲音,抹黑這些反對者。用陽光燒樹葉,也是他的點子。
  他這樣做,本來是想討好強權。他的確是得到豐厚的回報。但風光的日子,傳不到兩代。尤其在強權之下,他之前所得的,很快又再被抽光。
  然後,這祖父所犯下的罪孽,由主角承受。

  主角的逃亡旅程,也成為了認識上兩代的罪孽的旅程。
  不過,如果故事太著重過去的描述,恐怕會變成《達文西密碼》的模樣,很難造到起承轉合。

  結束。

  曾經想過一種最簡單的結束方法:推翻強權。
  不好。

  要推翻這樣的強權,方法極端困難。其中最重要的,還是百姓的層面。要這麼大量的無知民眾,突然要接受這樣的事實,其混亂情況可想而知。
  再者,橫跨兩代的罪孽,總不能用短短一個故事的時間,就可以解決吧。
  主角去死最好。
  
  主角逃亡了一間修道院去,那裡收養了一堆孤兒。嗯,照顧一大班小孩的年輕修女,有萌點。
  這個孤兒院基本上都差不多已經當成被遺棄,沒有人會理會裡面的人的死活。裡面的人,當然也受到那個怪病的折磨。
  好吧,故事到完結時,就講主角把手上的日光燈交給這個孤兒院,當成是把希望交托給下一代。
  丟到孤兒院,有它的好處。裡面的人易接受新事物。而且政府不會管,也沒有裡面的人的醫療紀錄。即使裡面的人得到日光燈,政府也不會感到奇怪。
  然後再找個方法,讓這個主角死得轟轟烈烈。

  就這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