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10年1月31日 星期日

功能組別的問題

  我認為,在香港每一個市民,不分種族,地位,甚至教育程度,都應該對政府的政策,有相同的影響力。
  可能有人會覺得,有地位和學識的人,應該有更多的權利。但如果這樣的話,權力就會繼續向強權傾斜,加劇貧富懸殊,使社會更不穩定。


  現在說說一些小學生程度的數學。我深信,一個小學生非常有可能會明白,而中學生則必須有能力去明白。而為了讓所有網友,都更容易明白這些本身已經很容易的道理,我甚至畫圖解。

  一個公平的分組選舉,大慨是這個結構:

  每一個決策,都平均地由議員去決定。每一個議員,都由平民的票平均地選出。但更重要的是,每位議員都是由相同數量的票選出。於是,每一票都能對決策,有著相同的影響力。

  而現在功能組別的選舉,就大慨是這個結構:

  雖然如上。每一個決策,都平均地由議員去決定。每一個議員,都由平民的票平均地選出。但是,由於各議員佔票比例不平均,結果每一張選票對決策的影響力都不平均。
  而這樣的結構,會導致某部份人,變成了特權階級。

  而特權階級就能夠利用這樣的機制,去左右決策。


  如我所說,我深信這是十分簡單的數學。不論是你,我,泛民,建制,都應該有能力去明白這個道理。但至於大家怎樣看待這條數學,則各異其趣。


  註:

  雖然現實中,不可能發生完全公平的選舉。

  而利用配票策略,也能在公平的分組投票中,制造不公平的效果。

  但其不公平的情況,肯定不及現在的功能組別那麼嚴重。
  如果有人拿以上兩點去爭論,我會當他們是白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