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09年12月28日 星期一

新番動畫追看 list

  おおかみかくし
  龍騎士07啊...

  はなまる幼稚園
  好像很可愛的樣子,希望是正正常常的。

  就這樣。

2009年12月26日 星期六

思考



  FB 出現了一個支持高鐵的Group

  自從接觸了李天命的作品,每當接觸別人的言論,我都會問這樣的問題:這番言論是不是正確?有沒有理據?他提出的所謂「理據」,是不是正確的理據?面對反對者的言論,有沒有做正確的回應?

  例如,這裡有一番言論:你地幾時先識醒?為個無能政府護航
  這篇文基本上是沒有提供任何理據。個 Title 似係撩交打多一點。

  要注意的是,「提出了理據」和「正確」之間,沒有必然的關係。因為理據可以是錯誤的理據,也可以是不相干的理據。
  例如,建高鐵要拆菜園,於是有班菜園友就提出「保菜園,反高鐵」的口號。問題是,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本來就是永恆的真理,而且你個菜園又真係無乜保留價值。這個理論不見得有力。
  現在高鐵反對者提出了有問題的理據,於是就被支持者屌到飛起。
  鄺保羅:港現排斥異己風氣
  在圍棋中,有一個有趣的理論:「下錯棋,就會被人佔便宜。如果對手下錯棋你唔佔佢便宜,對方就會佔你便宜。」提出了有問題的理據,就自然會被佔便宜。

  另外,也要注意的是,提出言論者有沒有對反對者的問題提出正確的回應。
  支持高鐵Group的info,有這樣的內容。

原則:
1. 支持興建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
2. 支持高鐵總站設於西九龍
3. 希望政府設計得宜盡量降低高鐵造價
4. 希望政府妥善處理遷拆問題
5. 建議政府再次為方案細節諮詢公眾

  地點你都決定左,造價你都計埋,仲想談甚麼細節?門口種幾多棵樹?

  該 FB Group 的內容,不斷充斥著一些文章。這些文章的論點,我姑且以六個字慨括,「唔起高鐵會死」。
  我同意「唔起高鐵會死」這說話。
  不過,反對者依然有個很重要的問題:在可以選擇的情況下,為甚麼不考慮其他更低成本,更有效率的方案?

  這高鐵一事,讓我聯想起另一件全然無關的事:中國的綠壩。政府只是花了十天去決定花四千萬購買綠壩,但過程幾乎無聲無息,也沒有進行廣泛的討論。
  就行政效率來說,中國政府的確很有效率。就結果來說,中國花了四千萬去買了件垃圾回來,其中可能還有不少被抽水。
  如果花錢之前,有進行廣泛的討論,有想清想楚,效率可能是慢了點,但至少不會做傻事。

  我明白我這篇文有些怪。一邊說菜園不是理由,另一邊又說高鐵貴。
  其實,我希望大家能夠用自己的腦袋,好好地思考一下整件事。支持反對雙方的理據如何?當有人不爽別人在自己地方建東東的時候,提出的理由是否充份?當有人說對方「為反而反」「意氣用事」時,他們有沒有提出足夠的理據?無論是支持反對也好,如果不好好看清楚想清楚,那任何討論都是多餘。

2009年12月24日 星期四

街景直播

2009年12月23日 星期三

肉食者

  本來,我是很少談及政治的。或者用另一個字眼形容更貼切:政治冷感。
  對我來說,不理黑貓白貓,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保皇也好,反中也好,做到事的就好。
  不過那些年頭,兩個陣營我都看不順眼。
  例如某個叫長毛的傢伙,這類人就是每天都吵吵鬧鬧。你每日都喊「結束一黨專政」,共產黨無屌你你做乜屌佢。你要屌佢唔該俾個理由我。(那時我以為)共產黨做得好好地,你就唔好亂咁屌人。
  至於民建聯。坦克碌豬,膠都費事俾。
  所以在選舉中,我是投白票的,這一點我自己也曾經在 blog 裡經常說過。
  「肉食者謀之,又何閒焉。」這是我最喜歡說的話。(註一)

  不過,近來開始有另一種看法。

  中共的資訊操作手段。
  三鹿事件,政府早在八月前就知道奶粉有問題,直到九月後爆發事件才肅正處理。其間進行的消息封鎖全然密不透風。如果問題不是在網上爆發,我相信現在大家還在飲三聚加工奶還不自知。
  綠壩。四千萬大小姐,卻是從妨間軟件中抄襲而成的劣級產物。到底貪官從中袋了多少,無人知道。再者,在自家電腦輸入關鍵字,也可以被關掉程式,可以看見中共的資訊控制手段是多麼粗暴。
  雖然很少人知道,但其實,香港政府也曾經討論過該否進行網上資訊過濾。我們對中共資訊控制,恐怕已經不是隔岸觀火。

  高鐵。
  其實,我不關心那個甚麼菜園。在發展的大前提下,皇后碼頭都拆了,菜園更不用說。所以由始而終,我覺得用「保菜園」作為反高鐵的口號,是很蠢的做法,因為沒有人關心菜園。
  但我最關心的是,為甚麼政府可以在沒有甚麼錢剩的時候,還可以燒這麼一大筆錢。
  要注意的是,很多口頭說反高鐵的,其實不是反對建高鐵:他們大多都提出了另一個更有效率,更節省成本的方案。但現在我們看到,那些更有效率的方案,政府卻完全不聞不問。
  更有甚者,高鐵的支持者,只會標籤那些提出另類方案的人,為「反高鐵,反建設,反進步」,而對那些另類方案避而不談。這行為是很難理解的,除非背後有甚麼利益瓜葛,除非高鐵的選址背後涉及到某部份人的利益。
  不過,我要重申:不要拿菜園做理由。沒有人會可憐那個菜園。要大家關心事件的話,應該拿「浪費公帑」做理由。

  政改方案。
  中共的 2020 年承諾,你認為一個連毒奶都隱瞞的國家,一個連互聯網貪腐消息都禁制的國家,會有承諾可言嗎?昨天說 2012 ,今天說 2020 ,明天呢?
  或許,大家會覺得,為了這個問題而,要政府花 1.5 億,要全港市民在週日投票,勞民傷財。不過,請大家留意一下,一條高鐵,等如 400 次總辭!
  在膠味十足的中共的控制下,香港出了這麼一個膠味十足的政府。今天,香港可以通過六百億的膠鐵方案,明天可以通過其他更膠的方案。現在已經不是黑貓白貓都是好貓的問題。現在好明顯黑貓有問題,我們就想把牠趕走。立法會一日有功能組別,我們一日都不能把黑貓趕走。

  或許有人問,把黑貓趕走,又如何?白貓一定會好的嗎?
  我已經從不少人口中聽過這個問題。其中還有個有趣的擔憂:如果選了長毛做特首,怎麼辦?
  首先這個問題,我覺得很白痴。你真的認為香港六百萬人,會把長毛選出來?你自己傻也好,覺得自己聰明也好,也不要以為別人是傻。
  其次,民選特首最重要的,是讓市民能夠有效管制政府。就好像打工那樣,誰出糧給你誰就是老板。市民是政府的老板,施政就會以民為本。某膠黨是政府的老板,施政就會以膠為本,派慳電膽,建膠鐵。

  不過,很可惜。我很清楚,無論那三個傢伙在立法會怎麼吵,甚至泛民在五區補選中完勝也好,也不能改變政局分毫。頂多是拉了煲呔下台,然後由另一個膠人上場。
  如果說向中央抗爭,就可以換來普選。我們就放長雙眼,看看那些異見份子,有甚麼下場。
  如果說向中央順受,就可以換來普選。我們就放長雙眼,看看澳門會怎麼樣。
  普選?恐怕到 2047 年還不會到來。恐怕在以後的 38 年,不,是更長的時間,香港都是膠味十足。

註一:這句話出自中學課文《曹劌論戰》,其下一句是「肉食者鄙,未能遠謀。」有時我也覺得自己說話太隱晦。

2009年12月21日 星期一

反射 折射 光譜

  數天前,我在這 blog po 這樣的一幅圖片。

  這幅圖正顯示出一個 ray tracer 的問題,就是不能處理好"眼→散射→折射”的問題。
  近來在想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可能要在鏡子/玻璃中創造出另一個世界,這樣就能計算鏡中光的位置。

  另外,關於折射,其實不同顏色的光,有不同的折射角。另,一個光源可以是由不同波段的光組成。要把這些東東加入考量的話,計算量也會變得相當龐大。

2009年12月20日 星期日

仆街共產黨

有 mp3 機賣

  全新 SONY NWZ-S544 8GB

  老媽不知抽甚麼獎,抽了這東東回來。

阻止 VBox 裡的 samba client 發呆

  之前說在 VBox 跑 Ubuntu 來為 windows 做 git 的蠢事。為了讓 Ubuntu 能存取 win 資料夾,就搞 samba 。
  然後我發現,每當 Ubuntu 停止存取 win 資料夾一段時間以後,再進行存取的話,反應時間很慢。有時甚至會誤傳空白。
  我已經懶得連如何設定 samba / windows 也不想去理,倒是寫個白痴 script ,讓 VBox Ubuntu 老老實實定期去"ping"這個 windows share folder 算了。

#!/bin/sh
while true; do
ls /samba/path > /dev/null
sleep 30
done


  我承認,這個 script 的確是好很白痴。

有關 GWT 的某類廢話

  經實驗証實:無論有多少個 Client ,有多少個 Session , RemoteServiceServlet 只有一個 instance 。

成品


  在這圖,我會給自己 75 分。右邊那堆小光點,我不喜歡,卻沒有方法避免。

  我很喜歡反射和折射效果,在 3D rendering 來說這兩個動作都是最簡單。但如果加上 diffuse ,涉及的複雜程度是全然兩回事...

  另,這是另一個角度。

這就是 GWT


  不要問我這東東怎麼看,我自己看了也覺得頭痛。

2009年12月19日 星期六

影子和折射


  要模擬影子在折射下的變化,還真是十分困難...

  另,圖中所有物件,該是完全平滑的。

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Yafaray



  終於有個像樣的 rendering engine 。

2009年12月16日 星期三

很久沒有製作 3D 模型了...



  未完成。

2009年12月13日 星期日

ARIA PS2-2 逆向工程

  CD root folder 包含多個 AFS 檔。每個 AFS 檔都是檔案集。 AFS 格式包含了子檔案的 filename offset 和 size 。 AFS 格式不包括壓縮及加密。

  解開 BG.AFS / CHR.AFS 等的圖檔集,就會得到大量的 BIP / T2P 檔。每個圖檔都有一對 BIP / T2P 檔。到底這兩個檔的關係如何,未可知。
  估計 BG.AFS 裡的子檔案皆是 background 檔,可以假設 BG.AFS 內所有圖片的大小都一樣。但問題是,每個 BIP / T2P 檔的大小不相等。可能是有壓縮。 Google Search 過,日本有 2ch 友說這是 LZ77 壓縮法。但把檔案丟到 Linux file 指令檢查,甚麼也分析不到。
  BIP 檔首 4 byte 似乎是解壓後檔案大小。 BG.AFS 裡的所有 BIP 檔,首 4 byte 是 little endian 的 0x00160100 。 0x00160100 = 1442048 = 3x800x600+2048 。背景檔是 800x600 的機會極高。不過, 2048 的 overhead 似乎大得有點離譜。另,PS2根本出不到800x600的解像度。
  至於其他圖案,首 4 byte 的數值有 0x40100/0x60180/0x60100 。但這些數值減去 2048 後,卻不能得出很好的質因數分解。另,這些檔的大小都是 0x80 的倍數,可以假設這些檔案都被加大到 0x80 的倍數,所以破壞了質因數分解。
  至於 T2P 檔,檔案比 BIP 小得多。每個檔案都有 "TIM2" 這個關鍵字。也似乎有壓縮,但如何解壓仍未可知。

  還未能完全開圖檔,就這樣。

2009年12月7日 星期一

高鐵云云


  不要問我意見,我納的稅沒有李嘉誠那麼多。他不介意,我沒資格去介意。

2009年12月4日 星期五

和器

  又是一些沒有時間去實現的想法。不過,我相信坊間已經有實作,但在 wikipedia 裡還是找不到。

  Distributed computing(DC) 是甚麼及其原理,不在此詳述。

  就以 Folding@home 為例,這類系統有一個特點,就是 Client 程式只能應付一種 Task 。
  這樣的設計其實很不方便。例如我有 m 部電腦, n 種 task :
  1. 為每個 task 寫一個 Server-Client
  2. 在 m 部電腦上安裝那 n 種 Client
  部署所需的工作量是 O(mn) 。以後每增加一個 task ,工作量是 O(m)。

  對我來說,這樣才是真正的方便:
  1. 在 n 部電腦安裝一個 Client
  2. 為每個 task 寫程式
  3. 把程式丟給 Server , Server 就會自動把程式發放給 Client
  部署所需的工作量是 O(m+n)。以後每增加一個 task ,工作量是 O(1)。

  簡單而言,我只是把發放程式的工作都交由這個 Platform 去做。

  重申一點。我真的覺得這類東東,坊間應該已經有。如果沒有的話,自己實作應該會相當有趣。
  可惜的是,我有其他更有趣的事想去做。這個想法暫名為「和器」「he4qi4」,先放在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