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09年12月23日 星期三

肉食者

  本來,我是很少談及政治的。或者用另一個字眼形容更貼切:政治冷感。
  對我來說,不理黑貓白貓,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保皇也好,反中也好,做到事的就好。
  不過那些年頭,兩個陣營我都看不順眼。
  例如某個叫長毛的傢伙,這類人就是每天都吵吵鬧鬧。你每日都喊「結束一黨專政」,共產黨無屌你你做乜屌佢。你要屌佢唔該俾個理由我。(那時我以為)共產黨做得好好地,你就唔好亂咁屌人。
  至於民建聯。坦克碌豬,膠都費事俾。
  所以在選舉中,我是投白票的,這一點我自己也曾經在 blog 裡經常說過。
  「肉食者謀之,又何閒焉。」這是我最喜歡說的話。(註一)

  不過,近來開始有另一種看法。

  中共的資訊操作手段。
  三鹿事件,政府早在八月前就知道奶粉有問題,直到九月後爆發事件才肅正處理。其間進行的消息封鎖全然密不透風。如果問題不是在網上爆發,我相信現在大家還在飲三聚加工奶還不自知。
  綠壩。四千萬大小姐,卻是從妨間軟件中抄襲而成的劣級產物。到底貪官從中袋了多少,無人知道。再者,在自家電腦輸入關鍵字,也可以被關掉程式,可以看見中共的資訊控制手段是多麼粗暴。
  雖然很少人知道,但其實,香港政府也曾經討論過該否進行網上資訊過濾。我們對中共資訊控制,恐怕已經不是隔岸觀火。

  高鐵。
  其實,我不關心那個甚麼菜園。在發展的大前提下,皇后碼頭都拆了,菜園更不用說。所以由始而終,我覺得用「保菜園」作為反高鐵的口號,是很蠢的做法,因為沒有人關心菜園。
  但我最關心的是,為甚麼政府可以在沒有甚麼錢剩的時候,還可以燒這麼一大筆錢。
  要注意的是,很多口頭說反高鐵的,其實不是反對建高鐵:他們大多都提出了另一個更有效率,更節省成本的方案。但現在我們看到,那些更有效率的方案,政府卻完全不聞不問。
  更有甚者,高鐵的支持者,只會標籤那些提出另類方案的人,為「反高鐵,反建設,反進步」,而對那些另類方案避而不談。這行為是很難理解的,除非背後有甚麼利益瓜葛,除非高鐵的選址背後涉及到某部份人的利益。
  不過,我要重申:不要拿菜園做理由。沒有人會可憐那個菜園。要大家關心事件的話,應該拿「浪費公帑」做理由。

  政改方案。
  中共的 2020 年承諾,你認為一個連毒奶都隱瞞的國家,一個連互聯網貪腐消息都禁制的國家,會有承諾可言嗎?昨天說 2012 ,今天說 2020 ,明天呢?
  或許,大家會覺得,為了這個問題而,要政府花 1.5 億,要全港市民在週日投票,勞民傷財。不過,請大家留意一下,一條高鐵,等如 400 次總辭!
  在膠味十足的中共的控制下,香港出了這麼一個膠味十足的政府。今天,香港可以通過六百億的膠鐵方案,明天可以通過其他更膠的方案。現在已經不是黑貓白貓都是好貓的問題。現在好明顯黑貓有問題,我們就想把牠趕走。立法會一日有功能組別,我們一日都不能把黑貓趕走。

  或許有人問,把黑貓趕走,又如何?白貓一定會好的嗎?
  我已經從不少人口中聽過這個問題。其中還有個有趣的擔憂:如果選了長毛做特首,怎麼辦?
  首先這個問題,我覺得很白痴。你真的認為香港六百萬人,會把長毛選出來?你自己傻也好,覺得自己聰明也好,也不要以為別人是傻。
  其次,民選特首最重要的,是讓市民能夠有效管制政府。就好像打工那樣,誰出糧給你誰就是老板。市民是政府的老板,施政就會以民為本。某膠黨是政府的老板,施政就會以膠為本,派慳電膽,建膠鐵。

  不過,很可惜。我很清楚,無論那三個傢伙在立法會怎麼吵,甚至泛民在五區補選中完勝也好,也不能改變政局分毫。頂多是拉了煲呔下台,然後由另一個膠人上場。
  如果說向中央抗爭,就可以換來普選。我們就放長雙眼,看看那些異見份子,有甚麼下場。
  如果說向中央順受,就可以換來普選。我們就放長雙眼,看看澳門會怎麼樣。
  普選?恐怕到 2047 年還不會到來。恐怕在以後的 38 年,不,是更長的時間,香港都是膠味十足。

註一:這句話出自中學課文《曹劌論戰》,其下一句是「肉食者鄙,未能遠謀。」有時我也覺得自己說話太隱晦。

1 則留言:

cebi 提到...

都唔算隱晦啦,有blogger說故事講時事,重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