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09年4月30日 星期四

++fake

  這篇文章,其實是 Cert. 的續篇。這文章的理念本來早就已經有,但是因為懶惰的關係,結果到了現在才開始寫。
  另,這文章的標題,本來該是「fake」,沒有那兩個加號。但因為近來有兩件小插曲,我想先提及一下才入正題,因此才會在左邊出現了兩個加號。
  寫到這裡,突然覺得這句及以上的文字,其實挺無聊的。

  小插曲一。
  一位朋友突然 MSN 我,和我討論一些學業和進路的問題。
  他這樣跟我說:「考到證書的人,和考不到證書的人,最大的分別,其實就是上進心吧。有證書的人,因為本身有上進心,所以比沒有證書的人有進途了。所以這是上進心問題,本身就和證書存在與否沒有關係。」
  我聽到這裡,想起這位朋友,正在外國進修。他的課程本來是四年,但不知是由於他不喜歡這學科,還是覺得這學科沒有教到東西,還是不喜歡被父母擺佈,結果讀到不知是三年還是三年半,他就突然想退學。
  「你的意思是...」我問「你覺得你是個有上進心的人?」
  「正是!」

  小插曲二。
  今日去左見工
  有兩位大學畢業生,和一位中五完成的學生,一起去見工。在 Group interview 中,中五生說出這樣的話:
頭目:咁你認為點解我要請一個完成中五又唔請另外果兩個大學生呢?
中五:佢地既成績的確係比我好,但係我唔認為佢地處事能力比我好啵
頭目:咁你覺得自己有咩特別既處事能力呢?
中五:我唔認為讀書能力同處事能力成正比,佢地上到大學只係證明佢地比人更識讀死書,唔代表佢地會聰明過我
頭目:咁點解佢地升到大學,你只係完成中五?
中五:因為我比佢地更早睇清宜家呢個社會狀況,大學生出到黎都係得6千人工,與其博上去拎6千人工,我不如早d出黎做啦,加上大學生邊會屈就係呢間公司仔,佢地都係騎牛搵馬姐,你與其搵個大學生幫你做,之後有好d既工就飛甩你,不如搵我呢個中五仔啦,我完成中五咋,想走都無得走啦
  後來情況似乎是,頭目把機會給那中五生,而那些大學生就黯然消失了。
  例行吐槽一下,這位中五幾乎是答非所問。如果不是敍事者有所遺漏,就是當時大家都反應太慢。

  正文。

  記得自己在中五時代,即是這日記在 v1 時代時(現在是 v4),不斷地在問一個問題:這些中學學問一點用也沒有,但為甚麼自己還要讀這些那些?這個問題到現在還未有答案,恐怕到死一刻還不會找到答案。
  不過,至從工作以後,接觸了不少類型的人。從他們的學歷,言行,以及工作進路,我看到一些現象。

  就如小插曲一那朋友所說一樣,有上進心的人考到證書,沒上進心的人不去考證書。既然如此,如果你考不到證書,那就代表你沒有上進心。
  如果我作為頭目,兩個人只可以僱用一個,一個有證書,一個沒有證書,為何我要僱用沒有證書那位?如果我作為頭目,兩個僱員只可以升一個,一個有證書,一個沒有證書,為何我要升沒有證書那位?
  如果你知道這個道理的話,為何不去考一張證書?
  讀了三年才突然不讀,你這個不是叫半途而廢是甚麼?
  先不說上進心的問題。問心,出來社會做事,以後還有更多不合理的事要你受。像你這種半途而廢的人,我能放心把事情交託給你嗎?

  死讀書升上大學,難道會比一個升不上中六的傢伙差?
  如果事情真的是這樣的話,作為頭目的我,為何要請一個中五學生,而不去請一個中三學生?你這個中五學生,只不過比中三學生更識死讀書罷了。如此類推,大家就不要讀書去了,連幼稚園也不要去上了。

  要割禾就要先彎腰。對於沒能力彎腰,甚至沒去彎腰的傢伙,割不到的禾就是酸的。

後記:
  關於那位中五生,老實說,我十分欣賞他的膽色,但不認同他所說的話。
  首先,作為一位中五生,如果真的純粹要從社會況狀去衡量到底決定繼續讀書還是工作的話,他應該是拿現在海嘯時中五生的待遇,以及五年後海嘯平息時大學畢業生的待遇來作比較,另外也要把薪金跳升的空間列入考量。很明顯,在可以選擇的情況下,升讀大學是明智之舉。如果他有能力選擇的話,他就算不上是「睇清宜家呢個社會狀況」。如果他沒能力選擇的話,說「睇清宜家呢個社會狀況」就是不誠實。
  在頭目面前說那公司是小公司,說那公司沒能力留住大學生,此乃侮辱該公司的言論。
  中五生也不見得會對一間小公司忠心,做一兩年就唔做走人,或者溜了去進修文憑者,我見得多。大學生也不見得會對一間小公司不忠,例如我公司雖然比較小,但裡面全都是大學生,當中還有不少已在公司工作了五年以上。
  如果那中五生真的打算做死一世中五,此乃不長進。在知識型社會,公司長期留住這樣的人,此乃不智。
  你可能認為我是在歧視低學歷的人。但我實在對那些不懂「彎腰割禾」的傢伙看不過眼。學歷明明低過人,還要把自己說得高人一等,這是甚麼世界。

  如果我是其中一位大學生,我會這樣反駁:
  「或許我在大學裡,真的是死讀書,但我至少有能力死讀書,出到社會還有能力死做事。一些人連死讀書也沒有能力去做,甚至不屑去做,我們怎能期待這類人能為公司效力呢?即使我們真的是騎牛搵馬,但至少都有能力做事。如果請了一個沒能力的人,那個人還是因為缺乏競爭力而「想走都無得走」,這豈不是成為了公司的負累?」

補充:
  這文也同時是回應另一篇 blog :2個大學生 vs 1個中五畢業。看的時候請留意一下背景圖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