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09年4月16日 星期四

近來的風化案呢...

  曾經有段時間,流行了玩獸父禁室培慾。本來大家都樂於用跨下那支炮去搞出人命,但似乎是玩厭了,就拿起腰間另一支炮去搞出另一種人命。於是槍擊案四起,一連幾宗。
  但所謂 Make love, not war 。大家也覺得這麼玩也不是正路,於是收起腰間那支炮,重新提起跨下那支炮去快樂去。但看來是很久沒玩,生疏了,風化案的內容也變得滿奇怪的。

  先說外國的事。

  男生戀教師殺情敵 狠婦姦殺8歲女 美國奪命畸戀
  一條新聞兩單風化案,有點奇怪。
  第一單,典型的情殺案。看這文時不知為何想起「鮮血之結末」。20-48-18,兩個男生加起來還是少於那個女的。加一個十歲的來4P吧,就剛剛好了。
  第二單,我不知該怎麼形容...28歲女教師姦殺一個8歲女童?如果是28vs28,或者是8vs8,我都還可以想入非非,但28vs8,我完全想像不到。不是不敢想像,而是沒能力想像。

  然後是香港的事。

  印尼女傭以經血炒菜
  當我在母親前提起這單案時,我因為不知怎開口以及笑到不能開口而lag了整整一分鐘。
  經血炒菜...我完全想像不到在鑊裡翻騰的M巾會是怎麼的光景。玩經血的理由是「希望這樣做可以與僱主和諧共處」,這樣的方法似是邪術多一點。
  幻想:
  A:「近來我和老板不和,怎麼辦?」
  B:「你只要讓老板飲你的M水就好了。我試過了,老板對我寵愛有加。」
  事發後。
  A:「怎麼會變成這樣?」
  B:「我當時是叫你和老板去做,你怎麼溜了去炒菜?」
  其實要和諧共處,除了叫老板飲M水以外,也可以考慮反過來嘗老板的棒棒糖,效果應該會更加顯著。

1 則留言:

Sauter 提到...

plas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