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09年2月17日 星期二

絕望的香港創作人

  題外話。

  很久以前有個想法,以為能賺錢的才會被稱得上為「創意」,我錯了。
  實際的情況是:有人投資的,就是創意工業。沒人投資的,就甚麼都不是。
  的確如此。大家看看有錢的傢伙,如何在他們的所謂「創意項目」燒錢,就會知道是甚麼一回事。

  絕望的香港創作人
  事情大慨是,香港隊伍勝出了一個相當大型的 video 比賽。日本主辦單位希望能夠在香港舉辦一個典禮慶祝,也會提供人力物力,卻遭到香港政府的冷眼對待。
「現在香港政府,要主力幫忙窮人,所以是沒有餘錢搞典禮。」
(香港政府)高層回應卻說:「但這樣, 我們方面是沒有任何利益的。」

  香港政府這種態度,對我來說並不驚訝,畢竟香港就是這種地方。
  但是,我們總不能完全依靠政府的。有些事情,政府不去做,我們自己又能否去做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