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09年1月22日 星期四

Cert.

  我們憑甚麼,去相信一個人,一個團體,或一些事物呢?


  如果是一般的信任,大慨是用時間去建立的:相識時,先有一些初步的信任。日子長了,信任的程度增加,然後就可以涉及到個人利益的層面。不論是朋友,夫妻,親子,做生意,市民和政府,人和電腦,很多都是靠時間去建立信任。

  但我們在這個世界中,時間太少,而要結識的人太多,我們不能每個人每件事物都花時間在信任的問題上。這個時候,我們往往就靠一種類似連鎖的方法來建立信任。例如,我們看醫生,我們不可能在接受治療前,就先了解醫生的為人,也不可能看著他從醫科學院溜出來才被他醫(我們還要花時間驗証那所醫科學院)。於是,人相信政府,政府承認醫生資格,於是我們就相信這個醫生。

  不過,我們一般也沒有研究那些醫科學院有沒有政府認可,也沒有理會診所掛著那張執業證書,到最後還是憑習慣:那傢伙說自己是政府註冊,甚至只說自己是「醫生」,我們就走去看病。如果發生甚麼問題,才叫警察去抓冒牌醫生。這方法聽起來有點魯莾,但其實極度有效率,而且行之有效。

  在一個和諧的社會,本來就不需要有太多猜忌,不需要做甚麼事都要查清查楚,這樣大家生活比較快樂,也會比較有效率。雷曼是投資界老頭,我就買雷曼迷債。馬多夫做過Nasdaq頭頭,我就買馬多夫。


  在一個和諧的社會,本來就不需要有太多猜忌。

  但這個社會,從來沒有和諧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