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09年1月14日 星期三

乙醇

  其實我沒有甚麼飲酒的經驗。
  如果家裡有支開了的紅酒,我就會得閒無事偷酒飲。但甚麼是好酒,甚麼是不好的酒,其實我不懂得怎麼分。對我來說,紅酒和提子汁其實沒有太大分別。可能是酒不夠好,又或者是人的問題。
  至於啤酒,以前或許會從老爸的杯子飲一口,沒有甚麼好感。有一天晚飯,鼓起勇氣飲了一整杯,感覺是難以形容的差。從此我決定以後不飲啤酒。我對這東西的印象,就是很飽很飽,而且有一絲麥精的味道。可能是酒不夠好,又或者是人的問題。
  數天前飲過 Choya 梅酒,15%,我對它的印象是很貴的果汁,沒有其他。可能是酒不夠好,又或者是人的問題。
  去吃日本/韓國料理,我總會叫清酒。似乎不同的店家都有不同的度數,這可能是清酒牌子的問題,又或者是店家混水的問題。最叫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我去觀塘食韓燒,叫了兩大支清酒,我喝了一支半。那次我終於明白甚麼叫醉。走出餐廳,走入機舖,還可以 pass 一首太鼓 8 星。
  至於如白蘭地之類的高級烈酒,我只試過一口,對它的唯一印象是「工業用酒精」。
  剛剛的星期日,我買了支竹葉青來飲, 125mL 45% 。感覺在清酒和工業用酒精之間。飲起來身體會感到一股辣勁,身體也會隨之熱起來,有驅寒的作用。飲了半支就已經覺得醉。飲了一支然後回家打手掣太鼓,可以炒戰國和 rotter 。
  下次可能會試下雙蒸米酒或玉冰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