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08年12月2日 星期二

兔子干鍋

  網絡上曾經流傳一個笑話。一張陳舊的餐牌,上面用隸書體印了幾個紅色的中文字:「兔子干(乾)鍋」。而在「兔子干鍋」下面,又用了 Times New Roman (大慨) 印了幾個紅色的英文註解:「 Rabbit fuck the pot 」。這種笑話,在內地很常見,見怪不怪。

  而互聯網的電子翻譯,質素亦差不多。看到一則日本人寫的日文 blog ,心生好奇,拖去電子翻譯,譯出一堆怪東東。那堆怪東東文法全錯,只能靠上文下理的詞語去推敲意思,而且往往很多時都會弄出「兔子干鍋」的笑話。

  很不幸,今天我竟然要去印餐牌,而且是八國聯軍。
  自己明明知道是蠢,但還是要去做,那已經不是「蠢」所能形容。

  另外,數天前看過一位香港中文廣東話朋友的 blog ,用了幾個韓文寫了幾個字。我用 google 把那些字翻譯過來。再用 google 把我的留言譯成印度文,再傳回去。

Ref: http://www.flumesday.com/2007/02/27/the-rabbit-fucks-the-pot/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