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08年10月25日 星期六

來自日本的伽利略

  透明人
  對著這玩意,我不知該如何吐嘈。雖然能夠把影像顯示到身上這一點的確很厲害啦。

  有一點我想來想去都想不明白,為何日本的偵探片,總是要殺人。
  數天前無聊看無線買來的劇集,《神探伽利略》,我不知這到底是科學豆知識包裝的偵探片,還是用偵探橋段包裝的科學豆知識片。但這都算了,我的問題又是這個,為甚麼又要殺人。
  第四集,有條友用一個超音波行兇。姑且不要研究「犯人必須手持工具走到目標身邊才能下手算不算完美犯案」的常識問題啦(註一)。對於超音波效果的物理問題,我是找來了一位讀物理博士的朋友去問,雖然他的研究範疇不在超聲波那裡。
  朋友聽了這個,一時間失笑起來。
  「姑且不說效果問題,能否造出能抵受自身力量的物料和設計,也是一個問題...」
  然後他就跟我說一個日本的電視節目,嘗試用滅火筒把人升起來。結果用了二百個滅火筒,才上升了兩厘米。
  「然後電視機就映著地球,說人類的一小步甚麼的...雖然如此,我還是很欣賞他們的創意呢。」
  創意啊...的確,如果是在動漫啊,小說啊,劇集啊甚麼的,的確是頗有趣。

註一:即使電視劇總會告訴你,化驗組有多厲害,偵探有多厲害。但實際上,香港警方在案件的偵破率,其實偏低得很嚴重。有時與其花精神研究完美殺人佈局,倒不如把目標抓起來丟進大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