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現場直播 千篇一栗
有很多簡單的道理,若不是被遺忘,不是察覺不到,就是知易行難。

2008年10月29日 星期三

密度

  不論是打太鼓,還是玩其他樂器,其中一個練譜的方法,就是放慢來練。熟習以後,再慢慢加快速度。
  但如果要放慢,那麼要放到多慢才夠呢?
  如果我們把速度分為一倍速,二倍速,三倍速,四倍速的話,就會產生兩個問題。由四倍到三倍,速度提升了三分一。由三倍到二倍,速度提升了二分一。由二倍到一倍,速度提升了整整一倍。速度提升不平均是一個問題。另外,二倍和一倍的差距也實在太大了。練二倍對打一倍其實沒有甚麼幫助。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速度級數是以冪增加。另外,級數也收窄至兩倍之內(兩倍都打不了,就該考慮打其他歌)。但在一倍和兩倍之內,到底該分多少級,我想了幾個月。
  這幾天突然想起一些樂理。高音C和低音C,頻率差兩倍。而高音C和低音C之間,差12個半音階。所以就在一倍和兩倍之間分12級吧。
  計算到每一級之間,速度差 1.059463 倍,嗯...

沒有留言: